第二十一章 这就出来了

    缓了半天才将电话放下来,赵所长一片空白的脑子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糟糕!自己之前特意安排让那几个犯人给苏秋白一些颜看看。

    现在该不会……

    脑子里又想起之前刘局长的那番话,赵所长只觉得自己屁股底下好像着了火一样。

    连外套都来不及穿,直接朝着楼下狂奔而去。

    而这边,他想象中应该是已经惨不忍睹的出租车司机,正睡的香呢。

    满头大汗的赵所长刚跑进看守所里面,就看到那个小警察迎了上来,欲言又止。

    “怎么了?是不是那个出租车司机被打坏了?”

    一瞧见他那模样,赵所长觉得自己有种心从屁股里飞出来的感觉。

    “不是,他……”

    打断赵所长的话,小警察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此时此刻牢房里的场面。

    “他腿断了?还是胳膊?”一边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赵所长赶紧问道。

    “不是,他挺好的,睡觉呢。”虽然觉得这么说不太对劲,不过总算这句话从他的嘴里完整的出来了。

    “睡觉?”

    听到这两个字,赵所长已经想象到了另外一个场面。

    肯定是被打昏过去了,完了……今天死定了!

    一把将前面的人推开,赵所长赶紧跑了两步。

    不过当他凑到那个房间前面的时候,愣住了。

    里面的情况跟他安排的一样,苏秋白的确是和那些个犯人关在一起。

    不过画面怎么会这么诡异?

    为什么这些五大三粗的犯人全部都面苍白,而且还缩在离苏秋白最远的一个角落,一副看着鬼的眼神在看着他。

    而这个出租车司机……这他娘真的在睡觉!口水都留下来了,甚至隐约还能听到鼾睡声。

    这下,赵所长明白了为什么小警察会说他挺好了。

    虽然很奇怪为什么会这样,不过他自己也松了一口气。

    谢天谢地,总算人没什么事情。

    “将房门打开。”

    回头跟小警察说了一句,赵所长往前走了两步。

    或许是外面的声音太大,和之前的安静有些差别,所以苏秋白恰好睁开了眼睛。

    在他迷迷糊糊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那几个犯人齐刷刷将身体往后靠了靠。

    赵所长可没有心情去管他们,看到苏秋白醒了过来,赶紧就迎了过去。

    “小兄弟,醒了?”

    苏秋白这边还有些迷糊呢,就看见一个中年人满脸堆笑的看着自己。

    一时间他有些想不起来自己现在是不是还待在派出所里面。

    “醒了……你是?”咧嘴一笑,苏秋白顺便问道。

    “我是赵志敬,这里的所长,之前因为误会把你抓了进来,不好意思,你现在可以走了。”

    赵志敬感觉自己对着亲爹都没这么笑过。

    不过最吃惊的其实是他身后的小警察,他可是知道自己这个所长到底是一个多么趾高气扬的人,没想到今天会主动露出这种姿态。

    难道……他知道了这个扫把星的威力?

    可是自己还没来得及汇报啊!

    小警察感到很奇怪,苏秋白也奇怪啊。

    这怎么……进来睡一觉的功夫就没事儿了?

    不过到现在他都不知道眼前这个中年人跟李主任的关系,所以眼见人家对自己态度这么和善。

    苏秋白也是笑了起来。

    “真的可以走了?”

    不过,他对于这个事情还是有些怀疑。

    “对,马上就可以走了……不知道小兄弟有没有受什么委屈?”

    继续堆着笑,赵所长突然想起刘局长的态度,所以最后小心的加了一句。

    愣了一下,苏秋白点了点头,“很好,大家的态度非常友善,就是可能伙食不怎么好,容易拉稀。”

    他这莫名其妙的话让那边的大熊几个人都快哭起来了,赵所长的笑容也僵住了。

    这话什么意思啊?我怎么完全听不懂?

    不过他脸上没露出什么异样,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这个小子赶紧送走,刘局长那边也算是有个交代。

    “你的车就在院子里,现在直接可以离开了。”

    生怕苏秋白会反悔,所以赵所长又将话题拉了回来。

    没有多推辞,苏秋白点了点头就朝着门口走去。

    一看他这架势真的要离开,最开心的人或许还不是赵所长,而是角落里已经心灵受到创伤的大熊他们。

    谢天谢地,这个瘟神总算要走了!

    一路陪着苏秋白从派出所出来,看着他上了出租车离开之后,赵所长的笑容才慢慢的消失。

    此时此刻,他的心里除了庆幸,还有愤怒!

    不过,愤怒并不是针对苏秋白,而是自己的母夜叉老婆和她猪头一样的弟弟!

    如果不是自己运气好,这个小子没有出什么事儿,而且顺利离开的话,肯定就完了!

    实在咽不下这口气,直接钻进自己的车里,赵所长就往医院赶去。

    再说苏秋白这边,从派出所出来以后,先给董佳薇打了一个电话。

    跟自己猜的一样,女孩都快急死了,听到苏秋白再三肯定没有什么事情以后才放下心来。

    本来她想立刻过来接他的,不过被苏秋白给拦住了,自己现在开着车直接就回家了,实在没必要麻烦董佳薇再跑一趟。

    但是最后董佳薇要请他吃饭的事情,苏秋白还是满口答应了。

    开玩笑,自己一个单身狗,大美女请吃饭,要是拒绝了……那一定是脑子肿了。

    挂了电话以后,苏秋白就直接回家了,自己答应了夏蓉蓉要照顾好小白狗。

    至于旺财……肯定没事儿。

    果然,跟自己想的一样,进了屋子以后两只狗非常和谐的在聊天。

    看到他进来之后,旺财没什么反应,小白狗跑了过来。

    这让苏秋白挺有成就感,看看自己爆棚的个人魅力,别人家的狗都这么喜欢我!

    不过很快,在小白狗说想去医院看夏蓉蓉以后,苏秋白恍然大悟。

    “没问题!咱们现在就走!”

    开心的点头答应了它,搞得小白狗有些奇怪,怎么看他的样子比自己都开心?

    就在换身衣服苏秋白打算出门的时候,自己手机响了起来。

    拿起来一看,是妹妹苏小小。

    “哥,你是不是又打人了?”

    刚一接通,那边就传来了苏小小很无奈的声音。

    “没有啊!”

    很自然地,苏秋白赶紧说道。

    “你自己看看网上的视频,不是你还是谁?”

    另一边苏小小无语的揉了揉脑袋,继续说道,心里却莫名的有些想笑,自己这个老哥,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每次跟人打架,最后都是死活不承认。

    “哦……你说那个啊,哈哈……我们是好朋友!闹着玩呢!你吃饭了吗?”

    很尴尬的笑了几声,苏秋白赶紧就想岔开话题。

    “别打岔,你没什么事儿?警察不是把你抓走了吗?我看那些评论里有人说那个所长跟你打的主任有关系。”

    说到这里,苏小小有些紧张。

    苏秋白则是愣了一下,所长跟李主任有关系?

    “我已经出来了,赵所长送我出来的,他是个好人!”

    语重心长的跟自己妹妹说了一下对于赵所长的印象。

    要是赵所长听到苏秋白对于自己的评价,一定会非常感动。

    没办法,几分钟之内,一个又一个平时你根本接触不到的人打电话让你放人,最后顶头上司直接让你滚蛋的时候,你……也会是个好人!

    “是吗?”苏小小明显有些怀疑。

    “放心,我没什么事儿,你照顾好自己,那就这样了……有事儿给我打电话哈。”

    说完,苏秋白就赶紧将电话挂了。

    自己这个妹妹从小到大喜欢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只要知道自己跟人打了架,就跑去告诉爸妈,然后自己罚站,她搬板凳坐在旁边写作业……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想起来,苏秋白突然就想笑,其实那个时候……也挺好的。

    没有再多待,抱起小白狗以后苏秋白就下了楼,然后开着车径直去了医院。

    他不知道的是,那边的医院……已经炸开锅了。

    ……

    重症监护室里面,床上的李主任包的跟粽子一样,浑身上下全部被纱布裹了起来,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旁边是他的姐姐李霞,两个人真不愧是姐弟,长的非常相像,李霞甚至比李主任更胖一些。

    一看自己弟弟这个样子,李霞就觉得心疼,都是那个该死的出租车司机,才害他变成这样。

    而床上的李主任,已经怀疑自己该不该活下去了,他回忆了自己过去短短几个小时里面发生的事情。

    惨不忍睹……实在是太抬举自己了!

    在会场被标志牌砸了脑袋,出门打电话又被足球给打昏过去,送医院的路上救护车司机居然喝多了,直接把车开到了臭水沟里。

    迷迷糊糊的被人跟抬死猪一样从水沟里拖上来,结果那个该死的护士脚底下一滑,又把自己踹了下去。

    没办法,同样的过程重复了一遍,本来以为差不多就行了,结果进了医院推着担架车上楼的时候电梯正好坏了。

    好几个人只能抬着车子上楼,结果眼看就到地方了,有人不小心松了手……自己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于是……醒来以后完全懵逼,浑身上下一动都不能动。

    如果不是大夫告诉自己发生了什么,他一定以为自己被人绑架了……

    不过想到自己姐夫一定会替自己报仇的时候,李主任心里就觉得痛快。

    正想着自己亲爱的姐夫呢,这人就来了。

    只不过……他要干嘛?

    咣当!

    在李主任呆滞的目光中,赵志敬狠狠的踹了一脚自己的床。

    剧烈的晃荡之后,李主任哭了起来。

    刚接好的骨头……又断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