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吃饭

    “大哥稍等,我先打死这个鸟人。”

    看到苏秋白没什么大事儿,武松说了一句,重新将目光对准了君小刀。

    这可把君小刀吓得半死,之前他以为没人能救得了自己,就连谷小姐都因为这个大汉而放弃了他。

    可是在看到苏秋白之后,他重新燃起了活下去的希望,现在一听武松又要动手,只觉得魂飞魄散。

    “大哥,求求你救救我,我错了……我不是人,我不该那么做,你想要什么补偿都行,求你放过我!只要能饶我一命,我给你做牛做马!”

    跪在地上,君小刀老远看着苏秋白是涕泪俱下。

    他已经明白了,现在唯一能救自己的,只有这个出租车司机了。

    谷成雅也是看明白这一点,所以同样对着苏秋白喊道,“还请这位大哥让你兄弟饶小刀一命,不管什么赔偿我们都愿意出。”

    她这句话让苏秋白看了她一眼,不过很快就平静的收回了目光。

    这让谷成雅有些愕然,也觉得怪异,自己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什么男人会对自己的态度这么冷淡,可是这个人明明只是一个出租车司机,看自己的眼神却好像跟其他人没什么区别。

    “兄弟,别杀人,我没什么事儿。”

    这个时候草头飞已经跑过来看了看苏秋白的伤口,的确没什么大问题,就是皮外伤,但是刚刚因为血染透了衣服,所以看上去挺严重的。

    说着话,苏秋白慢慢朝着武松走过去。

    其实自己看着地上已经不成人样的君小刀也觉得挺郁闷的。

    至于嘛!早知道跟人赛车还有生命危险,打死自己也不会参加的!

    不过跟着就庆幸自己刚刚出声早,幸好喊住了武松,要不然真的打死了君小刀,那可就真麻烦了。

    “哥哥,这厮居然背后伤人,索性你让我结果了他,替你出了这口恶气。”

    武松还是恨的牙痒痒,不过他这句话让苏秋白明白了怎么回事。

    或许在现在的人看来,背信弃义,暗箭伤人,虽然不齿,但是却没有那么严重。

    可是对于武松却不一样,那个年代的人,君小刀这种做法估计是个好汉就想结果了他。

    “放心,我没什么事儿,回去贴片药就行了。”

    这次苏秋白的确是没撒谎,他的伤口确实不严重,回去简单包扎一下就没什么事情了。

    “可是……”武松还想说什么,但是被苏秋白打断了。

    “没事儿,咱们回去。”笑了笑,苏秋白直接就打算转身离开。

    武松气的不轻,虽然苏秋白已经说不愿意计较了,但是他最后还是没忍住,正好看到地上被谷战川掰折的工兵铲,捡起来揉成一团才扔了出去。

    这一手谷战川又是双目一凝,内心将这个人危险程度又提了几分等级。

    “这位大哥,你确定不要什么补偿吗?”

    眼看苏秋白就要走,谷成雅没忍住心里的好奇问了一句。

    她说完之后,苏秋白停了下来,然后回头,目光平静的说道,“我来这里不是为了什么补偿,有时候钱并不是能解决任何问题。”

    说完之后,苏秋白看了一眼旁边的夏小木,“走,跟我回去。”

    一看他跟自己说话,夏小木赶紧老老实实的走了过去,从头到尾他目睹了康庄大道上的全部事情,心里已经对于自己老姐的这个朋友佩服的五体投地!

    而谷成雅则是因为苏秋白的这句话心里突然觉得有些尴尬,更有些……生气。

    却不是生气苏秋白对自己说这种话,而是生气……他对自己跟其他人一模一样的态度!

    事情到了这里差不多就算是结束了,看着苏秋白慢慢的跟武松朝着出租车走过去,没有人动一下,所有人都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个背影。

    非常非常的普通,可就是这个影子,他们这辈子却都没法忘记。

    因为这个出租车司机用真实的行动告诉了他们,什么叫做车神,什么叫做气度和实力,还有……什么叫做奇迹!

    看到苏秋白跳上了车,草头飞又跑了过来,“老大,给我个电话,完了我送你一礼物,就当是之前扣住夏小木给你道歉了。”

    看到草头飞一脸的笑容,苏秋白没有拒绝他。

    而且当时看到自己被君小刀暗算了以后,草头飞那架势真的是上去拼命的,这让苏秋白的心里挺有些感动。

    给草头飞一个电话以后,苏秋白开着车就打算先将武松送回去,结果跟在后面的夏小木非说先去给他包扎伤口,然后一起吃饭。

    看他的态度挺坚决的,苏秋白也就没有再拒绝。

    再说康庄大道这边,看着苏秋白走了,依旧留在现场的飞车党一帮人和谷成雅他们才算是有了声音。

    “嗨,这是我的地址,记得把车牌号送过来!”

    大摇大摆的朝着肌肉男走过来,然后草头飞喊了一句。

    肌肉男的面难看,不过只能无奈的点点头,跟着看到草头飞一边大笑,一边朝着他那辆法拉利走过去。

    “兄弟们,走喽!”

    一声大喊,路边的车子集体开始轰鸣起来,最后一辆接着一辆,很快就全部消失在了道路的尽头。

    “小姐,今天晚上还回去吗?”

    看了有些失神的谷成雅一眼,谷战川心里叹了一句,然后轻声问道。

    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但是他能猜到谷成雅一定是因为那个叫做苏秋白的出租车司机生气了。

    “不回去了,给东海那边打个电话,就说短时间我可能不会回去,叫家里都放心……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突然,谷成雅笑了,说到最后两句话,那种自信和活力仿佛又回来了。

    “好的,那边我马上会通知的……那他呢?”

    说着,谷战川看了一眼依旧坐在地上脸苍白的君小刀。

    谷成雅的脸立刻冷了下来,今天差点因为这个蠢货酿成了大错。

    她可是非常清楚谷战川是什么样的实力,连他都在对方说出滚字以后都不敢说话,可想而知苏秋白身边的那个大汉到底是怎么样的实力。

    说的难听一点,如果不是那个出租车司机宽宏大量,自己都会有危险。

    “将他送回车手联盟,并且告诉那边,以后我们不会再跟他们合作了。”

    谷成雅说的这句话,地上的君小刀没有听到,可是另一个穿着赛车服的年轻人听得清清楚楚。

    他的脸登时大变,谷家取消了合作,看来车手联盟即将要发生巨大的动荡了……

    所有这些在他离开之后的事情苏秋白全部不知道,此刻的他刚刚在路边一个小药店里面包扎了伤口出来。

    夏小木非说要请他跟武松去吃饭,可是武松告诉苏秋白他今日要早些回去,武大郎跟潘金莲还在等他回家。

    所以没办法,让夏小木在路边等等自己,开着车到了一条人少的街,苏秋白开启穿梭通道就将武松送了回去,武大郎跟潘金莲非说留着吃饭,不过那边夏小木等着呢,苏秋白也就没答应。

    不过潘金莲手机上有几个功能不太会用,苏秋白还是耐着性子给教会了以后才离开的,这么几回接触,他对于这一家人的感情还是挺深厚的。

    回来之后,跟夏小木会和,苏秋白打算在路边吃碗面就行,夏小木飞拉着他进了一家饭店。

    两个人要了一个包厢,夏小木要了一整桌的菜,苏秋白无奈的摇头。

    “白哥,今天要不是你,我可能真被草头飞那个孙子给扣住了,谢谢你单枪匹马就来救我!”

    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夏小木这番话说的非常正式。

    苏秋白笑了笑,自己因为受了伤,所以就没喝,不过喝了两口茶之后两个人就聊上了。

    聊到一半,夏小木才想起来应该给自己老姐打个电话,所以赶紧找到号码拨了过去。

    那边的夏蓉蓉着急快一天了,听到夏小木没什么事情以后松了一口气,但是跟着就听到苏秋白受了伤!

    这让她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慌乱,以前貌似还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所以问清楚他们俩在什么地方以后,夏蓉蓉提前出院了,没告诉任何人,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她的情况现在本来就好很多了,所以早一两天出院倒也没什么事情。

    这边的苏秋白跟夏小木当然不知道这事情,挂了电话以后,两个人不知怎么就将话题扯到了夏氏集团上面,夏小木的脸立刻严峻了很多。

    “很多人都羡慕夏氏,其实要不是我姐,夏氏早就垮了……”

    喝了口酒,夏小木轻叹了一句。

    这话让苏秋白有些奇怪,所以随口问道,“怎么回事?夏氏出了什么问题吗?”

    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夏小木继续道,“出问题?问题大了……资金亏损的厉害!我明白我姐已经是使出浑身解数了,但是没办法,没人愿意注资……”

    又摇了摇头,夏小木露出了跟之前完全不一样的神情。

    “怎么会这样呢?我听说你姐打算正打算投资开一个药品公司呢?”更加觉得奇怪,所以苏秋白继续问道。

    “别提了,看来你是知道那好心人送我姐三根五百年人参的事儿?”看了苏秋白一眼,夏小木凑近了问道。

    苏秋白没说话,点了点头。

    夏小木继续道,“夏氏里面不少人都盯上了,但这是人家送的啊!所以我姐直接就答应给那个好心人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集团里面因为这个分歧很大,闹得不可开交……没办法,要是再有十几根那种人参,说不定还能起死回生,可是……怎么可能会有!”

    说完,夏小木将杯子里的酒全部灌了进去,心里莫名的有些沉重。...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