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嘲讽

    没人知道苏秋白这是要干嘛,就连关羽都暂时忘了外面有人骂阵的事儿了。

    实在是今天这个小兄弟确实有些说不出来的本事,所以让他都忍不住好奇。

    所有人都跟着苏秋白从帐篷里出来,这会儿天已经黑了,军寨之中灯火通明,而骂声则是从西边隐约传来。

    因为白天的时候就已经把车给停在了帐篷的外面,关羽还派了专人把守。

    所以拿着钥匙,往前走了几步,苏秋白打开车门就开始调试喇叭。

    在关羽一帮人难以理解的目光中,苏秋白嘿嘿一笑,然后发动了车子。

    “他们在西边是?”

    坐在驾驶室里面,苏秋白将脑袋伸出来问了一句。

    “小兄弟,不知你这是……”

    往前走了两步,关羽一脸的茫然。

    “关将军,你只要站在旁边就好了,剩下的交给我!”

    说完之后,车子就发动了。

    此时此刻,就在军寨的西边,虽然蜀军高挂着免战牌,但是外面的曹军却还是黑压压的不肯离去。

    “关羽匹夫,可敢出来一站?”

    “躲在寨中算什么好汉?有种你出来!”

    “蜀军胆小如鼠,何不趁早回家,爷爷免你一死……”

    离得近了,苏秋白听到了此起彼伏的声音,曹军可能是觉得骂的痛快,所以还爆发出爽朗的笑声。

    撇了撇嘴,将出租车距离寨门还有十米左右的位置,苏秋白把车停了下来。

    关羽和华佗这些人都站在后面,看到前面出租车停住都有些担心,不知道他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而这边的曹军同时也看到了那个会动的铁盒子,一时间声音小了很多。

    轻声一笑,苏秋白打开了车灯,直接换到远光上面。

    立刻,对面传来了马匹嘶鸣的声音,前面的一大片人都被晃得睁不开眼。

    “关羽小儿,这是什么东西!”

    “都退后……快退后……”

    ……

    没有理会那边已经乱作一团的曹军,苏秋白拿起手里的话筒。

    “喂……噗噗……喂,能听到吗?”

    原本就已经心生不宁的曹军大将,猛然听到这么一个巨大的声音,更加的不安。

    不过总算,用最快的速度让所有人镇定下来,虽然眼睛还是被灯光晃得睁不开。

    “关羽匹夫,有胆出来一战,躲在寨中……”

    “匹夫你大爷,你才是匹夫,你全家都是匹夫!赶紧把嘴上的泥巴擦干净,你妈喊你回家吃饭了……臭煞笔……”

    打死两边的官兵也没有想到,寂静的黑夜中之前那个巨大的声音突然打断了曹军的骂声。

    然后,在每个人呆滞的目光中,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而且这一发如滔滔江水,不可收拾!

    “张口就会说个匹夫小儿,有没有文化?看你长的一副人样,怎么说不出来一句人话?满地的洋葱就你站的端正,装哪门子蒜哪?这模样能当上将军,看来没少给领导塞钱?卖屁股能卖出来吗……”

    ……

    很久以后,依旧没有人能说清楚这一夜发生了什么。

    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形容双方士兵的反应,那就是一脸懵逼!

    曹军的三个将领最后全部是被抬回去的,这场骂阵简直摧毁了他们,那叫一个惨烈……

    时隔多年其中一位将领说起来依旧是心有余悸,他的原话是这样的,“对面那个牲口长了个炮仗嗓门,一个人的声音比我们全军加起来都大,将近半个时辰,说话还不带重样的,一句接着一句,我们根本听不懂,但是却知道他在骂人……”

    苏秋白可不知道曹军是什么想法,一直到最后关羽过来跟他说曹军已经撤退了,他才将话筒给放了下来。

    然后就觉得嗓子都快冒烟了,下了车喝了好几碗水才觉得舒服了一些。

    抬头发现旁边所有人看着自己都跟看着怪物一样,这才明白刚刚可能……吓到他们了。

    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苏秋白赶紧解释说自己其实是个斯文人,不过……没人愿意相信他了。

    关羽这边的事情解决了,华佗又说要去看个故人,暂时不打算回江东,所以苏秋白就打算回去。

    临走之前他犹豫了很久,最后告诉华佗不要去给曹操看病,死都不要,这让华佗很奇怪,但是看苏秋白态度坚决,也就点了点头。

    随后,他又告诉关羽,尽快回荆州,孙权要害他!

    出于对苏秋白的信任,关羽答应了他,然后老司机才放心的离开。

    从穿梭通道回来,苏秋白直接将车开到了楼下,这一晚上也是折腾的够厉害,进了家门他的嗓子都肿了,含了两片药一头就倒了下去。

    睡了一夜,第二天睁开眼睛已经快中午了。

    想想他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睡过觉了,自从有了这个导航系统,一天比一天累。

    从床上爬起来,简单收拾了一下,昨天夏蓉蓉说让他今天抽时间去一趟夏氏集团,好像是有什么合同要签。

    心里庆幸还好没有忘记这件事情,给两只狗喂了一些吃的之后他就出门了。

    下了楼,开着出租车直接去了夏氏集团。

    在清江市,不会有人不知道夏氏集团的位置,因为在很多人的记忆里,那座大厦都快成了清江市的象征,可想而知夏氏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实力。

    到了楼下,苏秋白刚刚将车停好,正准备下车的时候,正好看到不远处一辆路虎上面下来了一男一女。

    ……

    今天对于刘默来说一定是个好日子,她费劲心思讨好了尚文虎几个月,为的就是可以凭借尚文虎的关系和人脉,可以让自己有个演戏的机会。

    要不然她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凭什么会给尚文虎这么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家伙做情人。

    说的难听一点,她伺候尚文虎比伺候自己爹妈用心一万倍。

    终于,今天早上尚文虎告诉自己,说已经快要倒闭的夏氏影业突然要活了,今天直接宣布准备开拍五部电影,他正好认识里面的一个主管,说几句话或许能给她要个露脸的角。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刘默差点兴奋死。

    她打扮了一个小时才跟着尚文虎出了门。

    坐在车上的时候,尚文虎告诉她,这个机会来之不易,现在好多的演员都在盯着这几部电影,尤其是这很可能代表夏氏影业将要崛起的一个信号!

    所以她必须要把握住,一旦错过了,那就永远错过了。

    所以刘默除了激动,更觉得紧张,甚至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到了夏氏集团的楼下,揽着尚文虎的胳膊从车上下来,两个人刚打算上楼。

    结果一回头,刘默正好看到了一辆出租车停在不远的地方,重要的是那个司机……居然是苏秋白!

    的确没想到会这样,刘默甚至愣了片刻。

    说真的,如果当时自己选择继续跟苏秋白在一起,或许两个人已经结婚了。

    但是她不甘心,苏秋白是个穷鬼,根本给不了她想要的那些,她想要成为明星,而不是和一个出租车司机过一辈子。

    “在看什么?”旁边的尚文虎察觉到了刘默的目光,顺口问道。

    “一个同学。”

    甜甜的笑了笑,刘默搂紧了尚文虎的胳膊,还轻轻的用胸口蹭了蹭。

    尚文虎笑了笑,然后用手抓了一把,惹的刘默又是一阵娇笑。

    就这么一句话的功夫,苏秋白已经锁好了车过来了,他也没想到会遇见刘默。

    他以前的确喜欢过这个女孩,不过两个人的那段感情在刘默选择离开的时候他早都放下了。

    所以现在虽然看到他们俩的丑态,但是苏秋白的心里很平静,甚至连丝毫的波澜都没有。

    “苏秋白,去接谁啊?最近生意怎么样?我看网上你挺火的啊。”

    看见苏秋白过来,不知道为什么,发现他平静的目光,刘默就是没忍住说了一句。

    笑了笑,苏秋白看了她跟尚文虎一眼,没说话继续往前走。

    “为了给人家赔车倾家荡产了?早就跟你说过,没有那本事,就不要装蒜,好好开你的车,什么时候买个房子,能把你爹妈从农村接过来,也算是完成了你的理想。”

    苏秋白依旧平静的态度让刘默更加的生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所以一时忍不住将大学时候苏秋白跟自己说过的愿望当着尚文虎的面儿讲了出来。

    果然,她这句话让苏秋白站住了。

    一边的尚文虎本来还想着刘默的同学会是什么身份,发现是个出租车司机以后眼睛里已经满是轻蔑。

    而他居然对自己跟刘默都不理不睬,也让尚文虎有些生气。

    “一个出租车司机,拽的好像自己跟夏氏老总一样……”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却足够让苏秋白听到。

    慢慢的转头,苏秋白看了看两个人,不过最后摇了摇头,还是没说什么,随后直接就进了大厦里面。

    “什么眼神,穷鬼一个装什么风度!老子一天挣得钱,你一辈子都挣不到!”

    尚文虎感觉自己被人无视了,如果那个人比他有钱也就算了,一个出租车司机而已,算什么东西!

    不过他的话苏秋白已经听不到了,反倒是旁边好些人都朝这边看过来。

    “虎哥,我们赶紧进去,没必要跟这种人生气。”

    一边低声撒着娇,一边拉着尚文虎的胳膊,刘默两个人也是进了大厦里面……...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