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了解

    “苏先生,我们真的是来救你的!”

    抢在苏秋白说话之前,谷千山赶紧说道,没办法……这伙人太特么凶残了!

    一言不合就要跟人干架,而且……重要的是还没人打得过。

    他说完之后,谷战川也跟了一句,“对,我们真的是来救你的!”

    两个人说完之后。一脸的忐忑,后面的保镖也是差不多一个模样,在对面这些好汉们的注视下,浑身都绷得紧紧的。

    看了看李逵,苏秋白一笑,“算了,他们的确是来帮咱们的。”

    听到他这话,那边的谷家集体松了一口气。

    李逵就正好相反,犹豫了一下又追着苏秋白问了一句,“哥哥是否记错了?我看这些跟躺在地上的完全是一个模样,说不准心里藏着什么坏心思,哥哥万一不知道,一并了解了多干脆!”

    看着李逵瞪得宛如铜铃一样大的眼睛,苏秋白有些愕然。

    早就听说李逵生性好斗,看来还真是没说错!

    不过他脑子里又一想,回头看了看自己后面这群好汉,貌似……生性没个不好斗的。

    对面的谷家因为李逵这句话,刚刚放进肚子里的心跑到了嗓子眼。

    有人心里更是暗骂……马丹,什么叫做一并了解了多干脆?说的好像我们是一群牲口似的!

    当然,这会儿没人敢多说。惹恼了这些祖宗,说让你人头落地,那你肯定就脑袋搬家了。

    这一点……一看萧修文老实的目光就能猜出来。

    “铁牛,你再这般胡搅蛮缠,当心我回去告诉哥哥,看他如何收拾你。”

    突然,林冲站出了说了一句。

    果然李逵最怕的还是宋江,一听林冲这话,马上撇了撇嘴,将板斧收了起来,苏秋白也是松了口气,更加感到庆幸自己走的时候没把林冲落下。

    而谷千山看到李逵将板斧收了起来,心里也是安稳了很多。

    不过林冲那句铁牛让他心里突然就觉得有些古怪,就好像总感觉铁牛两个字,再加上那对板斧,还有浓密的胡子。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可是想了半天,却没个结果。

    而苏秋白那边带上苏小小和草头飞就打算直接离开了,毕竟梁山这帮兄弟偶尔露露面还行,要是一直待在这里。万一被人认出来……估计就麻烦了!

    所以,跟谷千山和萧修文特意嘱咐了隐瞒今晚的事情之后,苏秋白领着一帮人上了卡车,冒着大雨消失在了夜中。

    等到那辆卡车终于看不到了,萧修文一屁股坐在龙潭虎**的门口,他从来都没有觉得像现在这么自由过,之前的所有经历此刻想起来好像做噩梦一样。

    而且,差一点就醒不来了。

    谷千山虽然没有萧修文那么狼狈。不过目光也差不多一样畏惧。

    本来他想着今晚无论如何要将苏秋白带到谷家的,毕竟自己女儿的病已经不能耽误了,但是谁知道因为自己的愚蠢,差点连命都没了。

    旁边的谷战川也是对于谷千山埋怨颇多。自己之前就说了,苏秋白不好惹,他那个弟弟简直就是魔神一样的存在!

    可是谁知道谷千山就是不听,脑子里还打着小算盘。

    怪不得老爷子到现在都没有把家主的位置交给他,还说他胸襟不够坦荡,成不了大事。

    ……

    既然苏秋白已经走了,谷家也没有必要继续留下,虽然现在的萧家已经是元气大伤。他们完全可以捡个便宜,可是谁知道苏秋白是个什么意思,毕竟萧家是他给弄趴下的。

    谷成雅的病又必须要苏秋白帮忙才行,说不定明天自己就要带人再去拜访他一趟。

    正是出于这层层顾虑,所以谷千山才会带人离开。

    谷千山的离开让萧修文看到了萧家继续存活的希望,之后一直到天亮,他都在紧急的处理所有的伤员,以及各地因为这次行动造成的影响。

    等到天亮才回家。

    一进门。老婆方春玉就迎了上来,“姓萧的,我打你一晚上电话,你是不是死了?为什么不接?苏家那两兄妹到底弄死了没有!你是不是个废物。这么点事儿都办不了!”

    对面的萧修文一句话都没说,冷冷的看着方春玉。

    他的目光让方春玉有些紧张,要知道自己跟萧修文结婚这么多年,他可是什么事儿都顺着自己。还从来都没有这样过。

    “你……你看我做什么?难道不打算替云儿报仇了?”

    刚说完这句,萧修文一巴掌就抡在了方春玉的脸上,将她直接打翻在了地上。

    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才会将云儿惯成这个样子,以至于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

    而且让整个萧家,包括自己,今晚都彻底完蛋!

    脑子里跟着又出现了结婚以来,她仗着自己是方家的女儿。对自己指手划脚,嬉笑怒骂……顿时气氛难当,所以才会甩她一巴掌。

    方春玉也愣住了,呆呆的看着萧修文半天反应不过来。

    “你……你敢打我!萧修文。你疯了!你敢打我!”

    捂着脸从地上爬起来,方春玉甩着巴掌作势要跟萧修文拼命,不过又被萧修文一脚踹开了。

    “滚,老子跟你离婚!回你们方家。不要再让我见到你!”

    最后骂了一句,萧修文转身就进了屋子,只留下方春玉又一脸的惊愕,慢慢变得怨毒。

    ……

    苏秋白这边离开东口巷之后,先将苏小小送回了医院,让飞车党的一帮兄弟帮忙照看,然后他就打算带着一帮好汉回梁山。

    路上买了很多的酒和烟,差不多车厢里除了人就剩这些东西了。

    本来那个老板都说没货了,结果被李逵和鲁智深瞪了一眼,连夜冒着雨就去进货了,回来以后看到这些人满足了才松口气。

    苏秋白这边正好有夏蓉蓉给的那个账号,所以买些烟酒送给大家就是小事一桩!

    到了梁山,本来他打算直接返回的,结果武松一帮人非是不依,死拉硬拽要跟苏秋白一起喝酒。

    这让苏秋白有些无奈,不过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小小那边肯定也没什么问题,要不是大家跟着自己下山,肯定比这要麻烦许多,所以喝顿酒而已。也没什么大事儿。

    再说了,没跟这些人喝过酒你是不懂,喝过了你才知道什么是痛快!

    好酒好肉,聚义厅里面是烟雾缭绕。

    宋江说自己喜欢玉溪,晁盖说还是软中华抽起来舒服,李逵嘴里叼着一跟雪茄,使得劲儿太大,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一帮人喝了好久,最后苏秋白又没法开车了,所以被扶进一个房间里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反正是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些尿急,所以爬起来就走向远处打算撒泡尿。

    结果正好在这个时候,看到了一个坐在树下的人影,看着远处的江面,似乎有些惆怅。

    心里奇怪,苏秋白往前走了两步仔细一看。

    居然是林冲!

    这让苏秋白大感意外,怎么大半夜的林冲不睡觉,一个人跑到这里做什么?

    所以没忍住,他喊了一声林大哥。

    那边的林冲立刻站了起来,看到是苏秋白之后,才松了一口气,复又坐了下来,苏秋白也坐在了他的身边,喝的酒太多,就这么坐着看看江水,吹吹冷风,也挺舒服的。

    随口聊了几句,苏秋白才知道林冲为什么会深夜一个人待在这里。

    “我从东京离开已经很久,发妻也已亡故将近一年,夜里总会想起大仇未报,所以难以入睡才会来这里,倒是让兄弟见笑了。”

    这句话林冲虽然笑着说出来,但是苏秋白却听的心酸。

    那个时候看电视,最心疼的就是林冲,尤其是宋江放走高俅那段,气的自己都想砸电视,最后看着林冲咽气,更是不开心了好几天。

    而现在亲口听着林冲讲出这些话,更让苏秋白明白了一个男人的那种痛彻心扉和绝望。

    心里猛地就生出了一股豪气,过去自己没有本事,现在还不是小事一桩!

    借着酒劲苏秋白直接就站了起来,随后看着林冲说道。

    “哥哥现在就跟我上车,我们连夜去东京,结果了高俅老儿!”...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