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读书才是硬道理

    整个谷家的大院里面,没人说话,这一幕让大家的脑子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一直到谷千山走到了近前,谷天都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到丝毫的欣喜,心顿时沉下去了一截。

    不过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看了一眼苏秋白之后问道,“那两位神医呢?”

    这边的谷千山还没说话。站在人群后面的谷战川已经是面如死灰。

    谷天他们不知道华佗和张仲景长什么样子,他知道啊!

    现在一看只有苏秋白一个人……指定那两位神医没有来!

    而这边的谷千山也是跟他想的一模一样,摇了摇头,“两位神医……来不了了。”

    最终他还是没有把苏秋白的那个解释说出来,要真的告诉自己老爹说两位神医的村子修路,进不去了,他肯定就炸了!

    “人家还生着气?”轻叹了一声,谷天继续问道。

    随即,谷千山点了点头,其实他的真实想法也是这样,毕竟那什么修路之类的理由太扯淡了,你咋不说煤气罐爆炸了呢?

    一时间,气氛沉默了片刻。

    “那这位是……”一转头,谷天发现跟在谷千山身后的那个小子,到现在还在捧着手里的书。一副如饥似渴的样子,好像恨不得整个人都钻进去。

    “这位就是苏秋白,苏先生。”

    虽然说自己对于苏秋白的这幅样子也觉得莫名其妙,不过谷千山还是很隆重的跟自己老爹介绍了一下。

    听完之后,谷天的眼神变了变,他也是听说了萧家龙潭虎**里面发生的事情,更是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叫做苏秋白的人。

    没想到居然就是这个看上去很普通的年轻人。

    虽然心里对于神医没来感到很失望,不过深吸了一口气谷天就打算跟苏秋白打个招呼。

    谁知道突然这个小子就将头抬了起来。

    “神庭**……谁知道神庭**在什么位置?”

    苏秋白的眼睛里满是焦急,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本书里面华佗居然特意介绍了谷成雅这种情况的治疗办法,唯一的前提就是学会观气术。

    很明显,这就是他为苏秋白留下的,因为两个人聊天的时候他就知道苏秋白懂得观气术……摆明了就是自己抹不开面子。让苏秋白去医治谷成雅!

    这件事情也是苏秋白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才知道,所以此刻才会火急火燎的翻看这本医术,里面讲述了施针的位置和方法。只要再配合观气术,就可以将筋脉归位,而后补足精气就行了!

    其他人当然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看到这个小子莫名其妙的抬头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一帮大夫全都愣住了。

    最后还是慕容德业说道,“神庭**的位置在头前部入发迹五分处,不知小兄弟为什么问这个?”

    “那耳门**呢?还有晴明**?”

    好似压根没听到慕容德业后面的那个问题。苏秋白赶紧继续问道。

    结果他这个样子,立刻让站在慕容德业身后的几个医生都很生气,更是有人站了出来。“哪里来这么一个不讲礼数的家伙,慕容前辈乃是医学界泰斗,他老人家亲自为你解答不知道感谢,反而故意无视他的问题。”

    说话的这个人叫做庞志学,在一家三甲医院上班,一直以来他都想拜在慕容德业的门下。好借着老人的名气往上爬一爬。

    不过慕容德业的身份可不是他这种人随便就能见到的,要不是这次正好因为谷成雅的病,估计他根本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所以在看到慕容德业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想着用什么办法能讨好一下老头,说不定自己拜师的事情就成了。

    但是想了好半天,也没有个合适的机会。

    正着急不知道怎么办呢。结果突然来了这么一个穿着土气的小子,一开口对着慕容德业就这么无礼!所以毫不犹豫他就站出来怒斥了一句,心里更是美滋滋的。

    不过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这个举动让谷家的人跟慕容德业都是眼睛里闪过了一丝不悦。

    谷战川站在后面更是一副看到煞笔的模样,像这种拍马屁连命都不要的人,已经很少见了。

    苏秋白可没时间管这种人。只有他自己明白,尽快施针就是早一些让谷成雅看到活下去的希望。

    “我赶时间,耳门**和睛明**到底在哪里?”

    第二次问出这个问题,老司机都快急的爆炸了。

    依旧是慕容德业主动出声告诉了他,旁边的庞志学想再借着机会讨好一番,但是看老泰斗主动出声。也就没好意思再多说。

    “行了,不要有人打扰我……”

    留下这句话,苏秋白就远远的跑到了柱子下面。

    现场的人都是一愣一愣的。不过这毕竟是谷家,就算这是个神经病,人家都没说什么。轮不到自己出声。

    谷千山则是借着这个机会,赶紧趴在谷天的耳朵上将苏秋白主动要来的事情讲了出来。

    谷天本来还以为苏秋白问这些是懂些医术,听完之后顿时失望了。

    而慕容德业这些人也没有继续再管苏秋白,开什么玩笑,一个连**位都不清楚的人……怎么可能治得了谷成雅的病!

    所以很快,大家都返回之前的位置,在病房前面坐了下来。

    谷千山本来想让人去招呼一下苏秋白,结果被他直接给赶走了,所以无奈只能让他一个人待在院子里,靠着柱子继续看那本书。

    “老哥,现在神医没有来……该怎么办?”

    很快就苏秋白的事情扔在后面,谷天跟慕容德业问道。毕竟现在没什么比谷成雅的病更重要了。

    慕容德业沉吟了片刻之后,突然站了起来,看向了在座所有的大夫。

    “各位。今天谷家请咱们来这里的目的大家都应该清楚,中华艺术博大精深,我自认谷成雅的病没有任何把握,更不敢妄言医术比在座的各位高明,所以现在唯一的机会就是大家集思广益,有什么想法大胆的说出来……病人的情况很危险,等不起了!”

    老泰斗这番话说的是非常诚恳,句句都是他自己的肺腑之言!

    在座的大夫都觉得浑身一震,没想到老人居然可以在这种关头做出如此选择,更加对于他今天的地位感到心悦诚服。

    本来所有的大夫都在想着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针对现在谷成雅的病情,或许自己就可以想到别人想不到的地方。

    结果突然,庞志学站了起来。

    “慕容老前辈说的一点都没错,我们当医生的本就该救死扶伤,老人的这种精神和气度都值得我们学习,他老人家说的话也让我更加感觉到了自己的使命……”

    这让在场的人都觉得有些不舒服,大家都是来救人的,你一个劲的拍马屁是什么居心真以为别人看不出来?

    就连谷天的眼神都因为他的这番话起了一些变化,慕容德业更是一脸的尴尬。

    而庞志学这边可没有察觉,之后的时间里,只要有人敢提出一点意见,他就会站起来针对,大概的意思就是你牛逼有慕容老前辈牛逼吗?

    他老人家都没想出来办法,你跑到这里冒充什么的大头蒜?

    所以,到最后大家又一次都沉默了,有这么个搅屎棍你能说什么?万一反驳他,他又说你目无长幼,狂妄自大……

    慕容德业这边看没人出声,没办法自己只好站起来,然后将脑子里已经犹豫了半天的方法讲了出来。

    几乎是话音刚落,庞志学立刻站起来打算拍马屁。

    结果门口居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不行,让我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