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开个玩笑

    在刚刚拥有观气术的时候,苏秋白就试着研究过,正常人的筋脉和气血都是通透的。

    而谷成雅……却是一截一截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时张仲景说要医治谷成雅,需要先将她的筋脉归位,而后补足精气。

    此刻,那些所有断掉的地方,都插着金针!

    而苏秋白就是需要用这些金针,将断掉的筋脉连接起来。

    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凝重。他的手放在了第一根上面……

    ……

    门外没人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只知道过去了很久,病房里却一直都没有声音传出来过。

    到后来,所有人的心中都忍不住产生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怀疑,但是跟着就被自己给否定了。

    不可能!苏秋白一个毛头小子,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本事!

    或许外面最忐忑和紧张的就是谷天跟谷千山父子了,老爷子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看着房门,而谷千山则是在旁边坐立不安。

    再说病房的里面,慕容德业这位医学界的老泰斗,已经被震撼到说不出话了!

    因为苏秋白真的是用一个接着一个的动作,告诉他什么叫做奇迹!

    最开始苏秋白让他施针的时候,他的心里更多的是怀疑,要知道那些位置在他看来,很多都是跟病情毫不相干的!

    不过当时在苏秋白的坚持下,他才照做。

    尤其是当看到苏秋白握住第一根金针的时候,这种怀疑已经让他想要停止苏秋白继续治疗下去。

    那种手势和力道,根本就不是一个学医的人!

    可是谁知道……就是这第一根针之后,他的动作已经发生了改变,就好像那双眼睛可以看到谷成雅身体内部的筋脉一样,金针在他的手里随时都在调整。

    慕容德业虽然不太明白苏秋白在做什么。但是他能看到这个年轻人真的很努力,也很用心!

    他的所有精力都在那根针上面,脑子里更是没有任何乱七八糟的念头,心无杂念,竭尽全力……

    那一刻慕容德业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那个只为了可以学习医术而救死扶伤的自己,或许只有这样的人……才可以称作医者!

    也就是因为内心的这个想法,他突然就开始有些相信苏秋白真的可以治好谷成雅,奇迹……会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发生!

    就像慕容德业说的一样,苏秋白真的已经是竭尽全力了。

    到了后面,汗水已经湿透了他的全身,眼睛都被汗水微微蒙住,但却根本没有时间去擦一下。

    他必须全神贯注才能保证手里的针不会出现失误,因为或许自己一个不小心,代价就是谷成雅的性命。

    没人能明白这种长时间的施针对于精神和体力是一种什么样的消耗。

    四个小时……他自己都不知道已经在这个病房里待了四个小时,到了后来完全就是凭着脑子里的一股执念在继续坚持下去。

    他不忍心看到一条年轻的生命就这么离开。

    就像前面说的。这个人做的事情从来不是为了什么回报,他这样做……只是做他自己,就够了!

    终于,金针只剩下最后一根。苏秋白看过去的时候,汗水从他的下巴上滴下来。

    “小伙子,歇一会儿。”

    慕容德业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说道。

    轻笑了一下,苏秋白摇了摇头,然后深吸一口气,将手伸了出去。

    ……

    病房的外面,天都黑了。不过这里依旧是灯火通明,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着,等待着……那个奇迹!

    谷天坐在门口的柱子旁边,此刻他的样子绝对不会有人相信这就是那个叱咤风雨的谷老爷子。任何人都会将他当作一个最普通的老人,一个牵挂自己孙女的老人。

    谷千山坐在他的旁边,两个人之所以没有待在里面,是因为他们太害怕了。

    他们害怕门打开之后,又一次听到让人失望的回答,他们怕门打开之后,会再也看不到那个可爱的女孩。

    她那么喜欢笑,那么热爱活着。

    两个人都不敢相信当这个世界没有了她。明天是不是还会有太阳……

    就在这样的等待着,那扇门开了。

    然后……苏秋白走了出来。

    第一时间,谷千山和谷天就迎了上去,看到苏秋白虚弱的样子,他们不知道该怎么询问。

    “她没事儿了……”

    笑着说完这句,苏秋白就倒了下去。

    没人知道这一个晚上的谷家经历了怎么样的挣扎,尤其是当谷天父子看到床上的谷成雅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微微泛红的脸。还有那双清澈的眼睛,让七十岁的老人,哭的如同孩子一样。

    而苏秋白,却已经是睡得天昏地暗。他太累了,简直要崩掉一样。

    ……

    第二天早上,老司机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边的谷成雅。

    她穿着一件白连衣裙。美的就好像天上的仙子一样。

    看到苏秋白醒过来,她笑了。

    “谢谢你。”

    从床上爬起来,苏秋白也笑了,“不客气,你很漂亮。”

    这句话他说的是肺腑之言,谷成雅真的很漂亮,尤其是此刻的她,就仿佛焕发了新的生机一样。

    “你谈过恋爱吗?”

    突然。谷成雅莫名其妙的问道。

    苏秋白顿时愣住了,反应了半天都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

    “以前我一直在想,到底谈恋爱是什么感觉,不过我浪费不起那些时间。现在……我想试试。”

    没有理会苏秋白的沉默,谷成雅继续说道。

    而这边的苏秋白一下急了,他有种莫名的惶恐,脑子里因为谷成雅这句话。居然想起了夏蓉蓉,整个人都急的摆手,“那个……啥,你不用觉得我救了你,就要以身相许……不用,我那个啥……嘿嘿。”

    一番话,他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对面的谷成雅突然就大笑起来。

    “我什么时候说要嫁给你了?不过你这么着急……难道嫌我丑啊?”

    本来就火急火燎的苏秋白,因为这句话,差点就跳脚了。

    “不是那个意思,你很漂亮……我就是说你不用感谢我,真的没什么!”

    终于,他感觉自己好像圆了回来。

    而对面的谷成雅却被苏秋白的样子逗的更开心了,或许是大病初愈心情的确很好,所以谷成雅今天很开心。

    没办法,苏秋白只好跟着她一起笑。

    一直待到了快中午的时候。苏秋白才从谷家离开,没办法……人家盛情难却,自己总不能一直拒绝。

    临走的时候慕容德业给了苏秋白一个电话,告诉他如果以后来了北都。就给他打电话。

    这种事情苏秋白当然没有拒绝,而且附带着他还让其余的大夫全部给自己写了欠条。

    对于他能治好谷成雅,这些大夫当然是心服口服,怎么说都是全国各地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并没有拒绝。

    于是,拿了这一堆的欠条之后,他才离开了谷家,谷成雅一直看着他的车彻底消失在了街头,才进了院子里。

    或许只有她自己明白,今天早上的一些话……并不全是玩笑。

    苏秋白这边谷千山早就告知了小小那边在医院挺好,一直都有人照顾,所以心里挺放心。

    回去的路上正好从车手联盟经过,没忍住停车看了一眼。

    结果突然,一个戴着帽子和墨镜的长腿女人一把就将车门给拉开了!

    然后在苏秋白都没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就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略有些着急的看了一眼车窗外面,然后整个人都趴了下来,最后脑袋几乎是贴在了苏秋白腿上。

    “开车!”...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