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保卫华夏 钻石票加更!【两章合一】

    “你确定没有弄错?”

    深吸了一口气,苏秋白最后一次问道。

    然后,夏天点了点头,“我之所以被部队开除,原因就是当时的那个任务……我现在怀疑,那些队友被杀,全部都是个阴谋。”

    或许是将这个秘密已经隐藏了很久,所以夏天这番话说的毫不犹豫。

    苏秋白这边则是久久说不出话。

    他从来没有亲眼见到过夏天口中的那个人,但是说实话……那个人甚至曾经是他的偶像,所以可想而知夏天的这个消息对他的冲撞到底有多大!

    犹豫了片刻,苏秋白抬头就打算再问问清楚,可是突然他的脑子里响起了导航系统的声音。

    “警报!一级危险预警!一级危险预警!穿梭通道受到信号干扰,发生紊乱!”

    苏秋白反应了将近一秒钟的时间,才发现这是自己第一次听到导航系统的危险预警,不过这个一级危险是个什么鬼?

    刚想到这里,他就听到了枪声。旁边的玻璃嘭的一声就碎掉了!

    两个人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赶紧趴了下来,流弹甚至已经擦破了苏秋白的肩膀。

    耳朵里除了混乱的枪声,他还听到了外国话,也不知道是这批杀手不会讲国语,还是刻意在传达什么东西。

    “快开车!”

    夏天的喊声钻进苏秋白的耳朵,让他总算明白自己这会儿该干什么。

    说实话,他这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场面,有些慌了,甚至是脑子都一片空白。

    只有真正面临枪林弹雨的时候,你才会真正明白这四个字到底意味着一种什么样的勇气。

    将身体尽量的贴在车座上,苏秋白毫不犹豫的将车子发动,同时开启了导航系统,也顾不得前面有什么东西了,直接将速度用最短的时间开始飙升。

    铁片的撞击声简直让人抓狂,因为视线的问题,苏秋白并不知道此刻前面的道路已经被几辆小车堵的严严实实。

    所以就这样,在这帮杀手还有些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这辆黑的奥迪直接就撞了上去。

    黑夜之中几辆车摩擦出了火花,不过凭着导航系统的速度加成,在整辆奥迪几乎变形的情况下,硬生生撞开了一道缝隙,然后疾驰而去。

    当冷风从窗户里灌出来,耳朵里的枪声也明显小了很多以后,苏秋白才慢慢的将身体坐直了一些。

    冷汗不停的从他的额头上落下来,只有真正经历了刚才的那种场面,他才会明白自己离死亡到底有多近!

    如果反应再稍慢一些,或者说运气再稍微差一些,他已经死了!

    饶是这样,他的肩膀和脸上也被流弹擦破了,这会儿火辣辣的疼。

    不过压根没时间管这些,他这会儿才突然想起来夏天已经半天没有说话了。

    “夏天!你怎么样!说话!”

    一边继续快速的往前开着这辆破车。苏秋白一边伸手努力的推搡着夏天,试图想让他爬起来。

    但是夏天却一动不动。

    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开始在苏秋白的心头弥漫,他甚至觉得恐慌,嗓子都觉得好像干的要裂开。

    “夏天,你不要死!想想你的女儿!你还有老婆和家人!快醒来!妈的!”

    这是第一次,苏秋白看到有人在他的面前遇到这种事情,而且他爱莫能助。

    成长值一个都没有了,他不可能再救夏天。就算是有,他也没有勇气重新回到刚刚在江北山顶的那种场面,因为他不确定是不是还可以活着离开。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夏天却慢慢的爬起来一些,然后抬起了头。

    不过苏秋白还没来得及开心,就看到了他胸口的那片红,以及那个狰狞的伤口。

    “你……你怎么样?”

    有种说不出话的感觉,苏秋白觉得更加紧张。

    “苏……苏先生,请你一定帮忙照顾好我的……家人,谢谢!”

    整个人都靠在后座上,夏天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看着苏秋白说道。

    “我会的!你不要死啊!没事儿的,现在我们就去医院!”

    两只手握着方向盘,苏秋白大声的朝着夏天喊道,因为太紧张,他的浑身都在发抖。

    身后的那帮杀手或许很快又会追上来,鬼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穿梭通道一直因为狗屁信号干扰的原因没有办法开启。

    而等苏秋白再回头看向夏天的时候,他看到了夏天的那双眼睛。

    那双眼睛里有太多说不出的东西,眷恋、思念、悲伤、还有……荣耀和希望!

    而夏天生命中最后的那句话也让苏秋白一生都无法忘记,更让他觉得无比震撼!

    因为那代表着一个最普通人的信念,也代表着一个军人此生至高无上的荣光。

    他说……

    “苏……苏先生,保……保卫华夏!”

    就这样,夏天死了,苏秋白看到他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哭了!

    汗水和泪水一起从他的脸上留下来,他忍不住大喊了一声。

    他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这让他绝望!

    没有成长值了,他想要改变也毫无办法,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夏天死去。

    几乎是同时,他的耳朵里又一次听到了枪声,眼前也是亮起了一排耀眼的车灯。

    为了躲避子弹,他猛打了一把方向。旁边夏天的尸体都被甩了出去,自己的这辆车子也是被完全堵死在了一个角落。

    看来……这些杀手根本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深吸了一口气,老司机从来没有像这一刻一样的镇定,握着方向盘的两只手也重新稳健。

    挂挡,加速,一气呵成!

    既然想死……大家一起玩完!

    就这样,支离破碎的奥迪车冲了出去……

    但是,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原本这些杀手已经是自信任务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但是神奇的事情就这么眼睁睁的发生了。

    那辆车……不见了!

    所有的杀手全部从车上跳下来,清一的外国人。

    他们详细检查了周围的所有树丛和山崖,根本没有发现那辆奥迪车。

    虽然简直见鬼一样,但是确确实实,那辆车凭空消失了。

    本来所有人以为事情没什么纰漏,没想到最后居然有人会逃掉,尤其是他们都没有记住那辆车的车牌号,这就更加难办。

    不过第一时间,消息传到了那个地下基地。

    听完了所有的汇报结果之后,另一头的声音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处理好之后的事情,尽快查清楚逃掉那个人的身份。”

    随后,电话就挂掉了。

    而差不多也就是这个事情发生后的半个小时左右,苏秋白出现在了别墅里面。

    没错,在最后一刻系统排除了信号干扰。开启了穿梭通道,他逃了回来。

    奥迪车被他彻底处理掉了,永远不会有人再找到那辆车。

    他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那些人会记住奥迪的车牌号,到时候从周梓乐这里查出来。

    如果苏秋白知道自己担心的这一点正好排除,估计会放松不少。

    虽然现在他还是不清楚那些杀手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如果夏天说的事情是真的,那么苏秋白就明白自己必须处理干净所有的蛛丝马迹。

    不然一旦被查到今晚在江北山上想要救夏天的那个人是自己,肯定会有很多的麻烦!

    看苏小小已经睡觉了。苏秋白也没有打扰她,草头飞那边估计跟飞车党的兄弟在一块,这会儿不在别墅里面。

    自己弄了点纱布,苏秋白就打算处理一下伤口。

    结果恰巧就在这个时候,小胖子将一帮祖宗送到了门口,然后就直接回去了。

    本来嬴政他们还有说有笑的进了屋子,结果看到满身是伤的苏秋白以后,气氛立刻凝固了。

    “哪个狗杂种伤了你!我诛他九族!”

    铁木真直接喊了出来。旁边的几个皇上虽然没说话,但眼神同样是很危险,白起那边更是杀气四溢!

    整个别墅都因为这帮大叔情绪上的突然转变,所以有些冰冷。

    不过看着他们的样子,苏秋白却有种温暖。

    之前一个人回来的时候,他有种说不出的恐慌感,尤其是想到自己知道了这么一个惊天大秘密。

    而且夏天已经死了,或许他成了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人。

    再想到夏天告诉他的那个名字,苏秋白真的很紧张。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出租车司机,挣点钱,装装逼,可以讨个漂亮的老婆,买个面积不错的房子。

    但是现在,骤然间的意外,将他推到了一个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位置。

    所以他觉得有些无助。一旦那个人真的要对付他,他或许不可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可是此刻,因为这帮大叔的话,苏秋白的心里重新燃起了一种斗志!

    马丹……你牛逼是!

    你认识嬴政吗?认识李世民吗?认识刘彻乾隆吗?认识铁木真吗?

    不认识对?我特么认识!

    这么一想,老司机立马觉得自己重新威风起来,就算真的有什么天大的危险,他弄辆车将自己的朋友亲人直接送去投奔这些大叔们!

    再说还有梁山上的一帮兄弟!

    马丹……还有谁!

    想着想着,苏秋白乐呵了,一边告诉大家没什么事情,一边让众人先坐下来。

    犹豫了半天,他将夏天说的那个秘密讲了出来。

    这件事情对于夏天来说是个不能告诉任何人的秘密,但是对于苏秋白来说,却是可以有很多的商量对象,就比如面前的这帮祖宗!

    他们哪个不是有勇有谋,随便支个招也足够苏秋白应付场面了。

    果然,在他将事情讲清楚之后,对面的一帮大叔集体思考了起来。

    最后是嬴政率先说话了,“如果真的跟你说的一样,这个背叛者在现在这个时代有如此权势,那你现在应该尽快离开这里,蛰伏一段时间之后,再做打算!”

    嬴政这一开口,其他的几个人也是跟着出声了。

    “没错,这件事情我们帮不了你太多,权势这个东西要慢慢积累,哪怕军队开过来,也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所以现在的你绝对抗衡不了他!慢慢来!”

    李世民也是看着苏秋白,言辞之中满是诚恳。

    “不过你也不能掉以轻心,既然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很可能会走漏消息,所以你的实力必须尽快的增长,等到他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却发现已经动不了你”

    乾隆的这句话让苏秋白的眼前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整个人好像突然找到了方向。

    这些大叔说的没错,自己想要现在去对抗那个人,实在是没有一点可能,哪怕是将梁上好汉搬下来,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只有一点点的增长实力,变得牛逼起来!

    到时候等他对自己无可奈何的一天,这笔弄死夏天。差点干掉自己的生死之仇,就可以算一算了!

    想到这里,老司机顿时豪气冲天。

    马丹……老子有这么牛逼的导航,还怕什么!

    等到我考到a照的那一天,就是替华夏清理叛徒之时!

    要知道,苏秋白的实力随着驾照的升级,可是会不断提高上限的。

    就拿武力值来说,比如e照的成长值添加上限只有五十。那么d照就可以变成一百!

    所以,因为这突然来到的压力,苏秋白感觉自己的人生有种找到方向的感觉。

    不然的话,拥有这么牛逼的导航系统,他却不知道自己打算干什么,实在是有些占着茅坑不拉屎的感觉!

    这个晚上,苏秋白和一帮皇上是秉烛夜谈,甚至是从白起那里学到了一点小招式。

    没办法。只要他想到自己有一天会面临那个恐怖的敌人,压力就由不得他有片刻的放松。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次的危机对苏秋白来说是一件好事儿,让他的一切都开始向一个变强的方向发展了起来。

    第二天很早的时候,苏秋白就去找了周梓乐,给他陪了车钱,并且告诉这小子绝对不能将那辆奥迪的事情告诉任何人,不然会有危险!

    小胖子估计也是被苏秋白吓到了,所以连连点着头。

    这件事情搞定之后,他去了夏家。

    今天是夏天的追悼会,他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应该去。

    夏天最后向外界公布的死亡原因是车祸,但是苏秋白很清楚夏天到底是怎么死的,因为夏天死的时候他就在旁边。

    但是他却不能告诉任何人,因为一旦说出来,不仅是害了夏家还活着的人,也是害了苏秋白自己。

    追悼会上。夏筱陌就好像一块冰一样,那双眼睛里的悲伤看的苏秋白都有些心疼。

    夏天的女儿馨儿不知所错的跪在自己父亲的灵前,咿呀咿呀的问她妈妈为什么爸爸不会再回来了。

    看不得这种场面的苏秋白快步从里面走出来,他脑子里又仿佛出现了夏天最后的那个眼神。

    放心,我会照顾好你的家人,有一天也一定会为你报仇!

    保卫……华夏!

    自己在心里默默的对已经死去的夏天做出了一个承诺,随后苏秋白转身又走了进去。

    他执意给了夏天妻子一张卡,却并没有说里面有多少钱,更是当着夏筱陌和她父母的面儿,对夏天的妻子说了一句话。

    “以后有任何的事情,给我苏秋白打电话,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人欺负你们!”

    说完之后,苏秋白就离开了。

    夏家的人都不明白为什么苏秋白会这么做,而夏筱陌则是看着苏秋白的背影若有所思。

    回到别墅之后,苏秋白就打算离开东海了。

    嬴政他们的话一点都没错。自己现在不适合继续留在这里,更不应该张扬,一旦被那些人注意到,说不定会害了所有的人。

    而且苏小小这学期也马上要结束了,她的身体也好了很多,自己不需要再担心什么。

    至于送嬴政他们回去的事情,他打算回到清河市再说。

    而苏小小在得知一帮大叔要走的时候,直接就没忍住哭了,一帮大叔也是站在旁边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最后,苏秋白在这栋别墅里面,给大家留下了一张合照,照片每人一张!

    这张照片,也成了这帮祖宗一生都珍藏在心中的一段回忆……

    处理好了所有的事情,通知了草头飞那边,苏秋白就打算回去了。

    结果偏偏这个时候,他接到了谷成雅的电话。

    说实话。苏秋白现在是有些怕谷成雅的,他非常担心谷成雅会喜欢上自己,虽然这个想法如果让别人知道会好像神经病一样。

    在听到苏秋白打算离开的时候,谷成雅的语气中有种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失望。

    不过很快,她想到了一个办法。

    “等等,我老师有话跟你说。”

    说着话,谷成雅已经将电话交给了旁边的东方先生。

    苏秋白愣了一下,耳朵里就听出了谷成雅口中的老师是哪一个,自己也是立刻放低了态度,毕竟东方先生的确是在全国都有种德高望重,举足轻重的地位。

    尤其是在传统的一些古玩,以及书法和绘画上面,更是有华夏第一人的美誉。

    “那个小兄弟,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问问你剪裁那些作品剩下的部分能不能给我看看?”

    要说东方先生这一晚上的确是揪心的厉害,只要一想起来苏秋白把那种国宝级的作品给剪裁了,就觉得心痛。

    “啊?那……那个,不好意思啊东方前辈,我的那些东西都扔在清河市的家里,恐怕是没这个机会了。”

    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苏秋白都有些佩服自己的反应太快。

    再说了,哪有什么剩下的部分,这帮祖宗就写了那么几个字被自己拼接了。

    本来苏秋白想着自己这么一说,东方先生肯定就不会再强求了。

    结果突然那头又传来了谷成雅的声音。

    “在清河市对?那就没错了。正好我和我老师可以跟你一起去清河市。”...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