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许灵身后的一帮人都呆住了,脑子都好像转不过弯儿。

    就连前面的许灵,也是盯着苏秋白努力的想要将他跟昔日那个同桌联系起来。

    “你真的是苏秋白?靠山村的那个?”

    好半天,许灵才眨了眨眼睛问道。

    这话让苏秋白更觉得好笑了。

    “不然呢?难道你不是那个上课老喜欢睡觉的许灵?”

    这话出口,许灵的脸顿时微微泛红,上学那会儿她是出了名的喜欢睡觉,三节课里面至少有一节肯定会被老师点名。

    “行了,别逗了,一起吃饭啊!”

    几句话又让他想起曾经许灵胖乎乎的样子。所以再次笑着说道。

    “行啊……噢,那个我可以出去一下吗廖主管?”

    本来许灵都已经答应了,却又突然想起来自己应该请示一下领导。所以随后转头看着旁边的廖主管。

    “没问题,这算什么事情,你们老同学见面,吃顿饭聊聊天那是天经地义!”

    原本许灵还以为一向对自己刻薄的主管说不定又会拒绝,但是这次她却猜错了,廖主管的脸笑的跟一朵花一样,再也看不到一直对她的那种不耐烦。

    不仅仅只是廖主管,旁边几个平日里恶语相向的老女人,也是脸上堆着僵硬的笑容。

    心里暗暗叹了一句。许灵倒也没有再多说,跟着苏秋白就一起离开了。

    一直看到他们离开很远,这边的廖主管才算是慢慢收敛了笑容。

    其实倒也不怪他会这样,这样一个时代,金钱给人的压迫总会潜意识的令人紧张,你或许可以跟一个普通人非常自然的交谈,但是当你突然得知这个人有着令人乍舌的资产,态度肯定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这个……就是许灵的同学?”

    终于有一个女人反应过来,突然轻声问道。

    旁边的人没说话,不过廖主管最后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没错,他们就是同学……以后说话都注意点,不要再狗眼看人低……”

    说完这话。廖主管就转身朝前走去,旁边的几个老女人却是面面相觑,一个比一个难看。

    尤其是想到廖主管最后一句话。都有种拽拽不安的感觉,许灵现在认识了这么有钱的同学,该不会以后报复她们?

    再没人多说什么,只是老老实实的跟在了廖主管的后面。

    心里却同时有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认识。

    许灵这个人……惹不得了!

    再说苏秋白跟许灵这边,也没有在街头多停留,他们找了附近的一家饭店进去坐了下来。

    刚开始因为和珅在旁边的缘故。许灵感觉总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过在苏秋白告诉她说不用管这个大叔,之后她也发现和珅的确是完全不理会他们俩,随后心情也放松了许多。

    “刚刚在拍卖会上花二十个亿的人真是你啊!大户啊!”

    同学之间总会说话没那么多的套路。所以坐下来之后许灵就开始表达自己的惊叹和难以置信。

    “哪有,就是花朋友的钱,我要有这么多的钱还用开出租车?”

    咧嘴一笑。苏秋白实话实话。

    不过这话出口,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和大人看了他一眼。

    心里更是暗骂了一句。

    马丹……谁特么跟你是朋友!

    当然,因为现在和大人回家的关键还在苏秋白的身上。所以只能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继续看着窗外。

    “少来了,就算是认识这么有钱的朋友,那也很厉害了!该不会是怕吃饭掏钱故意找借口?”

    因为能感觉到苏秋白似乎跟当年没有多大的改变,身上更没有那种在拍卖会上一掷千金的气势,所以许灵说话也自然了很多,还饶有兴趣的开起了玩笑。

    “的确是请不起啊,我一个开出租车的,你还想着骗吃骗喝。看来混得一般啊?”

    笑了笑,苏秋白心情也觉得不错,所以非常自然的接了一句。

    结果这话说完,却发现对面的许灵突然整个人都变得不太自然,跟着才笑了起来。

    凭着老司机敏锐的观察力,他马上明白里面有什么事情!

    也没有再多问。两个人一边吃饭一边开始聊了起来,说着说着,话题来到了许灵这些年的遭遇上面。

    “我爸你还记得?那会儿我们全家搬到北都,本来以为日子会过的不错,结果生意刚做了一年,跟人要账的时候被打断了腿,后来就一直躺在了床上……”

    这些话听的苏秋白都有些错愕,要知道当时许灵全家搬去北都的时候,村子里的好多人羡慕的眼睛都红了。

    那可是北都啊!华夏的龙头!

    就连那个时候的苏秋白。都觉得以后许灵会和电视里的那些公主一样,过的锦衣玉食。

    谁能想到真正的情况却是这样,让苏秋白的嘴里都忍不住感叹了一句世事无常。

    而另一边的许灵倒是看上去挺乐观的。这一点还真是跟苏秋白记忆中一模一样。

    “后来我上了大学,拿了四年奖学金,做了四年的兼职,大学没跟家里面要过钱……毕业之后其实我想着自己创业的,结果我爸非托以前的朋友给找了这么一份工作,为了让他们放心。只能这样了。”

    说到最后,许灵还耸了耸肩,跟着朝苏秋白眨眨眼睛笑了起来。

    但是苏秋白却觉得笑不出来,他没想到这些年在许灵的身上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干的不开心?”半晌,他问道。

    “还行。”强笑了一下,脑子里想起那些老女人刻薄的样子。许灵的眼神里又有些暗淡。

    “不开心就别干了,你学计算机是?过几个月,说不定我要找你帮忙。”

    快速的想了想之后。苏秋白看着许灵认真的说道。

    他的这话让许灵整个人都愣了一下,跟着却笑了起来,她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能够帮得上苏秋白。尤其是想到这个家伙在拍卖会上无可比拟的样子。

    苏秋白也看出来许灵估计没有将自己这句话当回事,不过也没有多讲,他现在的确是有一个新的想法,而夏氏肯定最终会迈出这一步的!

    正好到时候可以帮许灵一把!

    当然,现在就说这些的确是有些早,所以看许灵没有在意,苏秋白也就没有多说这件事情。

    随后,两个人又是聊了不少以前的事情,一直到最后廖主管那边打了电话通知说准备离开缅甸了,两个人才从饭店出来。

    一直坐在旁边的和大人都快睡着了,不过他也挺好奇苏秋白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知道这个小子肯定明白整个图耶城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而且所有杀机全部都针对着他,可是这小子偏偏可以跟老同学聊得这么开心。

    而许灵毕竟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更不会想到这些。

    跟苏秋白分开之后,跟着廖主管一行人就坐上了离开缅甸的飞机。

    一直到飞机上的时候,她才从别人的嘴里听明白苏秋白到底面临怎么样的生死危机。

    心急如焚的她,却也无能为力,回到北都打电话……也已经关机了!

    整个图耶城,都是在下午的时候涌入了许多的杀手!

    正是明白了这些事情,所有的商人才会用最后一点时间采购需要的东西,没人敢待到明天,几乎全部都是在天黑之前离开了图耶。

    白天还熙熙攘攘的图耶城,等到天黑的时候,街道上的人已经是寥寥无几。

    一个安静的地下室,面具人看了看墙上的钟表,跟着掏出了一把随身的短剑。

    他能感觉到外面的天空似乎都暗了下来。

    脑子里突然出现了华夏的一句古话。

    山雨欲来风满楼……...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