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撞碎咸阳城 三更合一!

    怪不得这两天苏秋白总觉得荆轲似乎哪里有些不太对劲,却又说不出来,竟然是这样!

    不用多想,他一定是从华佗那里知道最终刺秦的结果是失败!

    然后才下定决心将他所有的剑法教给苏秋白,也包括了那套易水寒!

    昨晚又故意跟苏秋白喝酒,让他醉过去之后又独自一个人进了咸阳城!

    好一个荆轲!

    明白了这一切之后,老司机更觉得这个人够义气。

    不过他一定不知道的是,这趟咸阳宫,苏秋白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如果他现在真的离开了咸阳城,面临的结果只能是被系统抹杀!

    所以没有丝毫的犹豫,将长剑拿在了手中,老司机直接就跳进了出租车里面。

    ……

    此时此刻!

    那辆普普通通的马车已经进了城。

    车里面的荆轲随着马车的前进,似乎越发的平静,想起苏秋白可以将自己的剑法流传下去,心里更是莫名的有些欣慰。

    然后。他想起了此行的目的马上就要得以实现,尤其是那位秦王嬴政此刻就在城中,或许……真的会死在自己的手里!

    然而荆轲不知道的是,几乎就是他的马车刚刚出现在咸阳城的门口,看门的士兵已经将消息秘密传了出去。

    最短的时间里,嬴政已经知晓了他的行踪。

    咸阳宫内,嬴政笑了笑。

    “终于要来了吗?”

    自言自语的说了一番之后,他脸上的笑容跟着就完全收敛了。

    “传令下去,让他直接进宫,如果反抗,格杀勿论!”

    旁边的侍卫立刻答应了一声,然后整个咸阳宫就陷入了寂静之中。

    一切早都跟历史出现了巨大的差异,在苏秋白这个任务的世界里面,所谓的荆轲刺秦,根本就是一个必死的局!

    而唯一不知道的就是荆轲,以及苏秋白两个人!

    刚进城门没多久的荆轲,突然就被人给拦住了。

    并不是什么甲兵,而是两个穿着非常华丽的官人。

    “敢问可是从燕国而来的荆轲?”

    长街上的人很多,最前面一个微胖的官人等到马车停下来之后,立刻大声的问道。

    这句话很多人都听到了,一时间围过来好多看热闹的群众。

    而马车里的荆轲则是觉得有些吃惊,本来平静的心情也是有了些许异样。

    将帘子掀开,他正了正自己的神之后,将脑袋探了出去。

    “我正是荆轲,不知道有何赐教?”

    问这句话的时候,荆轲已经用眼睛打量到了周围的情况,并且心里也做好了所有的准备。

    一旦有什么突变,他可以随时出剑杀了这两个官人,然后从最方便的一条路上离开。

    要知道,太子丹既然是让荆轲前去刺杀嬴政,当然是不会将他的行踪随便泄露出去。

    现在只是刚刚进了咸阳城,居然有人就将马车拦住。而且明显不是什么普通人。

    完全出乎荆轲的意料,对面的两个官人居然是面带微笑,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危险的感觉。

    “燕国太子丹已经派人先一步来了咸阳,并且将您的消息告诉了我家大王,秦王特意差我二人专程在这里等候,只要发现您进了城,就带您前去咸阳宫面见大王!”

    这个官人的一番话从头到尾没有丝毫的慌乱,语气之中还透露出了一丝欣喜的味道。

    不光光只是这一个人。旁边另一个也是几乎一样的表情。

    这让荆轲疑惑的同时,原本已经捏住长剑的手也是暗暗放了下来。

    “不知道燕国的使者是在哪里?可否让我见上一面?”

    微微皱了皱眉,荆轲跟着问道。

    “启禀大人,使者已经在咸阳宫内等候,只等您上殿面见我家大王之后,就可以见到使者了。”

    没有丝毫的迟疑,这位官人直接答道。

    看着周围的这些人,荆轲一时间沉默了。

    他不知道这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是真的,那对于自己来说就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按照计划,他应该是先去请人引荐一番,然后才能借机进入咸阳宫。

    而且中途到底会发生些什么事情谁都不敢保证,最担心的就是万一见不到秦王,那所有的功夫就白费了!

    所以现在秦王居然直接就愿意跟自己见面,这对于荆轲完成任务来说再好不过!

    可是……如果是假的!

    那就正好相反!

    秦王或许已经知道了荆轲来到秦国真正的目的。

    那么他会怎么办?

    甚至完全不用多想,他肯定会布置好了所有的事情,就等荆轲来送死。

    这种情况下,想要杀掉秦王,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绝对没有一丝一毫的可能性!

    看着陷入沉默的荆轲,马车前面的两位官人带着笑容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不单单只是这样,街道两旁早就已经埋伏好了刀剑手。

    一旦荆轲在这里拒绝去见秦王,那么最终他的下场就是会直接死在这里!

    最终,荆轲将头重新抬了起来。

    “我愿意现在就进宫!”

    这话出口,整个长街上已经非常紧张的气氛终于微微冲淡了一些,两位官人脸上的笑容也更甚了一些。

    “既是如此,那请。”

    说着话,这位官人伸手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姿势,荆轲也没有再推辞,直接驾着马车按照他所指的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

    另一边的苏秋白这个时候同样已经到了咸阳城的外面,按照他最开始的计划,需要将出租车停在城外的那个破庙那里。

    到时候自己跟荆轲两个人离开咸阳宫之后,就可以通过暗道跑出城。然后自己开着出租车再将他带走,这个任务就彻底结束了!

    结果等到他按照导航的位置看到那座破庙的时候。

    整个人都呆住了。

    山头上面全是人,密密麻麻的甲兵,已经将这里封锁了!

    为什么会这样?

    老司机的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无论怎么样,他都有些想不明白。

    明明是多年以后的嬴政亲口告诉自己,他是在杀了荆轲之后才发现了这条暗道。

    但是现在……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有重兵将这座庙宇给守住了?

    难道……正巧这里有什么事情?或者说……压根没人知道密道的事情,一切只是个巧合?

    这么想着,苏秋白将车子停好之后。偷偷的摸了上去。

    趁着一个士兵上厕所的间隙,他将这个小子给拖到了树林里面。

    “不许乱动,不然我立刻杀了你。”

    没有费多大的力气,苏秋白就已经将这个小子给制服了,然后他拿着匕首放在了士兵的脖子上,声音很低的说道。

    能够感受到旁边这个人的实力比自己高太多,所以秦国的士兵非常老实,完全没有要反抗的意思。

    “我问你。为什么这里会有人把守寺庙?”

    压低了声音,苏秋白问道。

    这个士兵明显因为这个问题犹豫了起来,不过在苏秋白又将匕首靠近了脖子一些之后,整个人都开始抖了起来。

    毕竟,谁都会怕死。

    “我……我不知道。”

    明显能看到这小子目光中的挣扎,更何况苏秋白听了这话之后,马上就明白了他在跟自己打马虎眼。

    所以立刻,他用匕首刺破了这个士兵的脖子,血流了出来。

    伤口很小,但是那种冰冷和疼痛让士兵的声音都抖了起来。

    “不要杀我……我……我说!那个寺庙里面有一条暗道,是大王让我们过来把守的!”

    一听这话,苏秋白只觉得自己的心往下沉了一截!

    居然是嬴政让他们过来把守的?

    可是不对啊!这个时候的嬴政明明是不知道这条密道存在的!

    为什么他会选在这么一个时间让人过来将寺庙封锁?而且……荆轲正好进了咸阳城里面!

    “为什么秦王会知道这里有一条密道?又为什么让你们把守?”

    手上的力气又大了许多,然后苏秋白继续问道。

    “是……是有一个叫做盖聂的剑客前几天来了咸阳城,然后他见到了大王!并且告诉大王说有个燕国的荆轲要来刺杀他,这条密道也是盖聂讲出来的……”

    等到这个士兵将所有的话说完之后,苏秋白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那把匕首都差点掉在地上!

    他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

    马丹……怎么会这样!

    盖聂?荆轲刺秦当中哪里有这个人!甚至是跟他连个屁关系都没有!

    但是现在这个人不光提前告诉秦王说荆轲要来杀他,甚至就连这条密道都说了出来!

    这也太邪门了!

    脑子里一片迷茫的时候,旁边这个士兵又多讲了一句。

    “除了那个荆轲之外,还有一个叫做苏秋白的……听说他们今天就能到达咸阳城……”

    如果之前的苏秋白除了震惊之外还有深深的不解,那么听到这句话之后,他隐约明白了一些。

    从原本应该是荆轲帮手的秦舞阳叛变,再到现在的盖聂提前进了咸阳城,将荆轲跟自己的目的讲了出来……

    这一切……一定全部都是系统搞的鬼!

    就算盖聂高密可以说成是因为自己这个人的蝴蝶效应,那么盖聂为什么会知道自己?

    而且还非常肯定的告诉秦王,自己一定会来跟荆轲一起打算干掉他!

    马丹……这果真是九死一生啊!

    旁边的士兵看着苏秋白满脸的迷茫,眼神空荡荡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心里一着急就打算跑。

    这一下才将苏秋白给惊了过来,然后一掌打在了他的脑后,这小子就直接昏了过去。

    意识到这里根本不敢多留之后,苏秋白小心翼翼的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又是看了看那边的寺庙之后,苏秋白朝着自己的出租车摸了过去。

    这种情况下,这条密道肯定是用不着了!

    重新上了车,苏秋白开了导航之后,原本六神无主的心里终于出现了一丝果决!

    如今的境地对于苏秋白来说已经是无路可退,原本所有的计划都因为盖聂这个人统统打乱了!

    而且说不定荆轲已经进了咸阳宫,如果晚上一些时间,万一秦王那边已经动了手!

    自己也就死定了!

    想到这里,再没有多耽搁一秒钟,苏秋白直接就开了导航。

    “定位咸阳宫!寻找停车位!”

    停车位是导航系统中的一个特有名词,意思就是寻找一个隐蔽的场所将出租车给停下来,然后方便行动!

    本来已经准备启动车子的苏秋白,却在这个时候听到了一个非常郁闷的答案。

    “咸阳宫内并未发现停车位!“

    这话让老司机心都凉透了!

    仅仅只是这一句,就可以想象到如今的咸阳宫到底有多少人!

    再加上之前那个士兵所讲,苏秋白完全可以猜到那一定全部都是刀剑在手的刽子手!

    荆轲……危险了!

    但是苏秋白却在这一刻想不到一个合适的办法,时间足足过去了将近一分钟,他的额头上冷汗都出来了。

    最后……老司机下定了决心!

    反正左右是个死,今天……豁出去了!

    挂挡。踩油门!

    这一刻的苏秋白自己都觉得自己像个疯子,尤其是脑子里的那个念头。

    他打算硬闯咸阳城!

    就这么开着出租车闯进咸阳宫,然后将荆轲从埋伏之中救出来!

    没错……他的确已经疯了!

    ……

    咸阳城外,在确定了荆轲已经到了宫门外之后,消息立刻传了过来。

    封锁城门,今天绝对不允许有人继续进出!

    整个城内也是一片肃杀的气氛!

    几乎就是刚刚将城门关上,站在上面的士兵就看到从远处一个很奇怪的东西飞驰而来!

    远处看去就好像一个会动的铁盒子,后面更是尘土飞扬!

    好多人都是下意识的愣住了,一直到有人喊了起来。

    “准备放箭,敌袭!”

    一声大喝之后,苏秋白的出租车已经到了城门下面。

    但是……依旧没有要减速的意思!

    车子就仿佛炮弹一样,迎着前面的箭雨跟厚重的城门直接就撞了上去!

    一个巨大的声音之后,苏秋白的车停了下来。

    他压根没有料到城门居然会这么厚,自己的出租车直接被这股巨大的力量撞到了变形。

    车里面的苏秋白都是受了一些伤。

    但是他的眼神里却丝毫没有畏惧的意思,而是立刻开始用成长值进行修复。

    很快,就在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这辆出租车又回到了之前的样子,然后开始后退。

    城门上面又开始射箭,铁箭携着风声呼啸而来。

    不过在开了防护之后,这些东西没法穿透出租车,但是那种巨大的震动,以及透过玻璃的震撼感,还是会让人觉得恐惧。

    然而苏秋白却丝毫没有迟疑,而是继续迎着城门开始疯狂的加速!

    又一次,这辆出租车撞了上去!

    第二次,城门还是没有被撞开,不过却明显变形了,再有第三次……肯定可以撞开!

    毫不犹豫,苏秋白又开始倒车!

    城门上面的士兵此刻也是同样察觉到这个奇怪的东西很快就会冲进来,所以几乎就是在苏秋白第三次打算冲击的时候,在这扇门的后面,已经是站满了举着长戈的士兵!

    这场现代文明产物跟冷兵器的碰撞……就这样开始了!

    ……

    咸阳宫外的荆轲并不知道苏秋白已经开着出租车从撞城门了。

    端着手里的东西一路跟在侍卫的后面。站在这里看到头顶那块牌子的时候,他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脚下也是一时间停了下来。

    四周明明很安静,也没有什么人,但是荆轲的心却突然跳的很快。

    那是一种本能,一种剑客的本能。

    他感觉到了危险!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好像只要自己进了这个宫殿,或许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出来。

    “大人为何停住?”

    前面的侍卫非常的威严。此刻看到荆轲不动了,所以出声问道。

    犹豫了一下之后,荆轲问道,“不知燕国的使臣在哪里?我想见他一面,免得自己不知道情况,冲撞了秦王?”

    原本一路而来的时候,他一直都在想着如何才能进到咸阳宫里面。

    可是此刻,那种说不出来的预感却让这一步没法迈出去。

    前面的侍卫听了这句话之后。却是咧嘴一笑。

    “大人不用担心,我家大王脾气很好,不会让你为难的,当然……如果你有什么不轨的想法,那就不一样了。”

    看着对面这个侍卫,明明他笑着,可是那个笑容却让荆轲感到有些紧张。

    他没有笑,脸依旧平静。

    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之后,他对着侍卫说道,“走!”

    随后,两个人没有多耽搁,就进了咸阳宫的里面。

    几乎就是刚刚踏入这个宫门,后面的门……就被关上了!

    大白天,却让荆轲觉得有些阴森。

    尤其是两边神阴冷的侍卫,再顺着目光往前。他看到了坐在最上面的秦王嬴政。

    随便算了算距离,荆轲确定了两个人之间最少有三十米的距离!

    在这个位置,一旦他动手的话,必死无疑!

    前面的侍卫不再往前,荆轲也是停住了。

    整个大殿此刻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可是燕国荆轲?”

    突然,上面传来了秦王的声音。

    荆轲听到之后慢慢抬头,他看到嬴政在冲着自己笑,但是那个笑容却让荆轲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正是荆轲。前面面见大王,并且呈上秦王叛将樊於期的首级,以及燕国太子丹的诚意……”

    早就准备过很久的一番话,荆轲没有任何的停顿就讲了出来。

    他的眼睛在偷偷看着旁边,想要找到那个所谓的燕国使臣。

    虽然到现在一切都没有什么差错,但是荆轲却越发觉得不妙。

    他能感觉到,这个大殿之中的人……比自己看到的要多!

    “我早已知晓你的来意……将东西陈上来?”

    嬴政笑了一声,然后朗声说道。

    对于他来说。现在就可以下令让人将这个胆大妄为的刺客给抓起来!

    但是他不会这样做!

    因为他是嬴政,那个无所畏惧的嬴政!

    他相信没有人可以杀得了自己,他就是想要让天下人都知道!

    他嬴政永远就坐在这里,他是真正的天子!

    这句话说完之后,立刻就有侍卫朝着荆轲走了过来。

    樊於期的首级,荆轲直接就递给了他。

    但是手里的地图……却没有要交出去的意思。

    “大胆!”

    侍卫看出了他的想法,立刻一声大喝,跟着所有人都是有拔剑的意思。

    但是荆轲却脸平静,只是抬头看向了秦王。

    “启禀大王,这地图乃是燕国的诚意,太子丹命我必须亲自呈上去才能显出诚意,请大王成全!”

    这话出口,那些侍卫直接就将刀拔了出来,嬴政却是目光中闪过了一丝奇怪的意味之后,笑了起来。

    “好!寡人就依你!呈上来!”

    听闻这话,荆轲的心中一喜,然后双手向前,慢慢的朝着上面的嬴政走去。

    ……

    此刻的咸阳城门终于被苏秋白给撞开了!

    第一眼,他就看到了那些如同刚刺一样朝着自己伸过来的长矛!

    深吸了一口气,丝毫没有要减速的意思,老司机开启了生死时速!

    同一时间,导航已经被他打开了,然后选择了最近的一条通向咸阳宫的路线!

    接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于苏秋白来说都是至关重要。

    一旦荆轲死了,那一切都结束了!

    所以他的心也是冷了下来,尤其是明白眼前的这些士兵只是系统单独创造的一个任务空间,所以他更是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

    前面完全就是一堵被人肉筑起来的墙壁,但是苏秋白的速度却是完全没有要减下来的意识。

    长矛不停的穿透玻璃伸进来,好几次差点就戳进了苏秋白的脑袋里面,都被他一一躲过,然后快速的开始用成长值修复。

    如果此时从上面去观察下面的咸阳城,就会看到有无数的士兵正朝着这条街道涌过来,出租车的前面更是人山人海!

    这是一副理论上完全不应该出现的场景,甚至都没人想到过有一天会有这样一个出租车司机,开着车撞碎了秦国都城的大门之后,迎着无数的士兵冲上去!

    然而苏秋白却做到了!

    这辆出租车依旧在呼啸着朝咸阳宫进发,宫内的荆轲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将剑法教给了这样一个疯子。

    同样他也不会想到,世上会有这样一个人豁出去性命想要跟他并肩作战!

    而他手中的地图,也是在嬴政的注视下,慢慢展开……...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