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北都的客人 三更合一!

    房间里的气氛立马古怪了起来,荆轲那张本来平静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怪异。

    苏秋白更是没忍住将嘴都张开了。

    什么意思?

    偏偏沐春雪还没觉得怎么样,毕竟她从小就待在山上,所以的确是比较单纯,而且此刻的她脑子里全部都在想着自己师父交代的任务,那里有什么时间去管这些。

    “快点告诉我。”

    等不见苏秋白的回答,沐春雪着急的又往前一步,瞪大了眼睛继续问道。

    “这个……你为什么问这个?”

    尴尬的挠了挠头,苏秋白不好意思的冲着荆轲笑了笑,然后才看向了沐春雪。

    “现在没时间解释这个,你快点告诉我到底屁股上面有没有痣。”

    结果沐春雪对于他的尴尬完全无动于衷,只是继续催促着关于屁股的问题。

    干咳一声,苏秋白点了点头。

    他也觉得很不解,虽然沐春雪的问题很奇怪,但是好巧不巧,他的屁股上的确是有颗痣。从小他就知道。

    对面的荆轲突然就笑了起来,到最后完全就是开怀大笑。

    刚刚从昏迷中醒过来能看到这么的一幕,的确是一件非常划算的事情。

    然而沐春雪却压根没有理会他,跟着又往苏秋白这边走近了一步。

    “让我看看!”

    一句话出口,苏秋白嘴里的水全部喷了出来,脚底下也是退了好几步。

    “你……你是认真的吗?”

    老司机一脸懵逼。

    大家都是成年人,开这种玩笑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但是,沐春雪丝毫没有要退让的意思,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苏秋白。

    老司机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没有骗你,相信我!”

    旁边的荆轲已经笑的前仰后合,苏秋白也没时间去管他,只能睁大了眼睛看着沐春雪继续解释。

    但是这个耿直的姑娘就是不答应。

    无奈之下,苏秋白将自己的身份证跟小时候的一张照片拿出来给她看了,这才作罢。

    跟着,沐春雪又提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要求。

    “你跟我来一趟房间好吗?”

    荆轲的笑声终于停了,不过眼神更加的古怪。

    苏秋白看着沐春雪窈窕的身材,再加上那张吹弹可破的脸,脚底下死活不敢跟进去。

    这好端端的……要吃人啊!

    不过最后,却还是被沐春雪拉着胳膊拽进了房间里面,然后关了门。

    “你……你要做什么?”

    老司机的口齿都有些结巴了,结果沐春雪突然就跪在了地上。

    “还请苏先生为我师父报仇!”

    说着话,沐春雪居然就要朝着苏秋白扣头,却被他一把给拽住了。

    “你别这样,到底怎么回事……先说清楚。”

    之前的时候他大概知道了一些。但是关于她师父以及那些杀手的事情,沐春雪却并没有讲明白。

    这次没有丝毫的犹豫,沐春雪就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始末讲了出来,也包括了那些东岳门杀手的身份。

    不过再说到那颗铁珠的时候,却又着急的哭了出来。

    “师父说那个东西一定要交给你,还说那颗珠子可以帮你开启超级系统,所有的希望都在你的身上,我却把它给丢了……”

    眼看她又是这样,苏秋白赶紧拉住。

    “你刚刚说那颗珠子可以开启超级系统?”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其实苏秋白自己也是觉得有些神奇。

    他可是非常清楚,当时自己在面对盖聂几乎是必死无疑的时候,就是因为莫名其妙开启了超级系统才活了下来。

    本来还在想着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听了沐春雪的话之后,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对,师父当时就是这么说的,他说那颗珠子属于未来,会带着我找到它真正的主人!”

    沐春雪并没有察觉到苏秋白的脸不太对劲。只是老老实实将师父曾经的那些话讲了出来。

    如果之前对于那颗铁珠苏秋白还只是有些猜测,那么现在他则是完全肯定了!

    毫无疑问,自己当时之所以会开启超级司机系统,逃了一命!

    完全都是因为那颗铁珠的原因!

    而这……可能就是沐春雪师父所说的感应!

    “我明白了……”

    轻叹了一声,苏秋白看着沐春雪说道。

    “可是……可是,那颗珠子?”

    “不用再找了,我知道它在哪里。”

    直接打断了沐春雪的话,苏秋白道。

    沐春雪的确是吃了一惊,有些想不明白苏秋白为什么好端端的会知道那颗珠子的下落。

    然而,苏秋白的下一句话,就让她将铁珠的事情放在了脑后。

    “你师父是怎么死的?”

    这个问题老司机问的很平静,可是越了解他的的人,才会知道这个时候的苏秋白最为认真。

    之前并不清楚自己开启超级系统的原因倒还好说,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那么说的直接一些,是沐春雪的师父救了自己一命!

    如果她师父并没有让沐春雪将这颗铁珠送过来,自己或许已经死在了考试任务之中!

    这是大恩,不能不报!

    或许是看出来苏秋白眼中的真诚,所以沐春雪就将东岳门那些人,包括毒蛇的事情讲了出来。

    说完之后,苏秋白点了点头。

    “我向你保证,一定会灭掉东岳门!”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对面的沐春雪却听出了一股肃杀的味道。

    如果之前她只是觉得面前这个男人不一般,现在则是感到危险!

    但是想起那些人杀害自己师父的场面,沐春雪却又觉得心头一股恨意。

    那些人……都该死!

    随后,没有多留,苏秋白开着车离开了小区。

    荆轲的奇怪这个家伙到底是去做什么,或许只有沐春雪猜到了一些。

    报仇……从这一刻就开始了!

    ……

    清河市的郊区,毒蛇他们一帮人刚刚回到别墅。

    十几名武者进去坐下之后,毒蛇一个人上了二楼。

    他要将这里的情况尽快告诉自己的师父,其实倒并不是因为怕了苏秋白,只是当时心里莫名其妙有些不安。再加上沐春雪手里的东西太重要,不容有丝毫的差池。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才会突然变得小心起来,带着一帮武者都没有上楼直接就离开了。

    东岳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很快就有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别墅的外面。

    要命的老司机……来了!

    二楼的房间里面,毒蛇犹豫了好久之后,终于将消息传了出去。

    没过多久,命令就已经下达了。

    “不惜一切代价。干掉苏秋白,将那个女人带回东岳门!”

    看到这条命令,毒蛇立刻明白了师父这次到底下了多大的决心。

    回头他就打算下楼去跟自己的师弟们传达命令,突然就在这个时候感觉有些不对劲。

    如果没记错的话,之前还能听到他们在楼下的声音,此刻突然静悄悄的!

    这种安静让毒蛇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他的心也跟着开始快速的跳动。

    恰巧这个时候,一把剑放在了他的脖子上。

    “再见!”

    随着这两个人。毒蛇整个人倒在了地上,他的眼睛睁得很大,终于在生命的最后看到了凶手的样子。

    苏秋白!

    那个出租车司机,关山虎口中只是稍微有些本事的武者!

    而苏秋白的眼睛则是刚好看到了之前的那条命令。

    嘴角冷笑了一声,他口中自语了一句。

    “东岳门……我会去的!”

    说完之后,他转身出了房门。

    血泊之中的毒蛇这一刻终于明白东岳门到底招惹了一个多么恐怖的对手!

    他仿佛已经能看到这座传承多年的门派最后会落到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但是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没人知道发生在别墅里的事情。

    跟着,毒蛇就永远闭上了眼睛。

    苏秋白离开之后没过多久,恰好有事情之前单独离开的关山虎开着车来到了别墅里面。

    进去之后看到的场景让他当时就傻了。

    这是十几个武者!

    尤其是见到毒蛇的尸体之后,都没有将消息传出去,他已经知道师门那边的反应。

    或者说,因为这件事情,也许整个武门都要发生巨大的震荡!

    要知道,十几个武者的死,绝对不会是一件小事。

    最恐怖的是,没人知道凶手是谁……

    ……

    苏秋白当然不会知道这件事情对于之后的事情会有什么样的影响,等他回去屋子之后,沐春雪跟荆轲都在等着他回来。

    在知道毒蛇他们全部都死去之后,沐春雪沉默了,然后突然就扑进了苏秋白的怀里!

    老司机一愣,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但是他却可以明白沐春雪的心情,她从小就是跟师父相依为命一起长大,突然师父惨死,自己也被人一路追杀。

    经历了绝望之后,沐春雪突然遇到了苏秋白,这个给了她依靠和安全的男人,不仅替她解了一直困扰的毒,而且又报了仇。

    情绪一时间控制不住,所以她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最终,感受到怀里这个女孩在轻轻的抽泣,哪怕荆轲看着,苏秋白也是一时不惹将她抱了一下。

    这一刻的老司机脑子里完全没有什么旖旎的念头,他只是单纯的将怀里这个女孩当做跟自己妹妹一样的人,给她片刻的安慰罢了。

    总算,这个略有些闹腾的夜晚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之后,苏秋白发现不见了荆轲的影子,沐春雪倒是非常安静的待在房间里面,闭着眼睛就好像一个恬静的公主一样。

    她睡的很香,苏秋白小心翼翼的看了看之后,又将门给关上了。

    虽然不知道荆轲去了哪里。但是他却并没有担心,经过了之前的相处之后,对于荆轲,他非常放心!

    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苏秋白开始考虑接下来的事情。

    荆轲该去哪里?沐春雪该去哪里?

    正为难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起来。

    是罗清打过来的。

    听到她的声音之后,苏秋白才反应过来。

    “苏先生你好,夏氏已经破产了……”

    只是第一句,苏秋白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他并不是因为夏氏怎么样而感到意外或者担心,只是因为这句话,突然又想起了夏蓉蓉。

    那个淡淡的笑容,轻轻的声音。

    莫名的,他的心里有种丝丝的震动,还有……想念!

    “苏先生,您有在听吗?”

    这边的罗清没有等到苏秋白的回答之后,忍不住问了一句。

    老司机这才从恍惚之中恢复了过来,然后说道,“我知道了。”

    “是这样的,我想问一下……能不能将夏氏进行收购?”

    这句话其实罗清已经考虑了很久,夏氏如今到底什么情况,她最清楚不过。

    同样她也很清楚,苏秋白的能力……完全可以将夏氏收购!

    这个提议完全出乎苏秋白的意料,本来他想着是不是自己再开一家公司,毕竟财团的势力挡在后面对于他来说非常重要。

    可是收购夏氏……他的确没有想过。

    “苏先生。我想夏总肯定也希望您可以收购夏氏集团。”

    罗清这种人永远明白什么时候应该说什么话,她太清楚苏秋白心中的顾虑是什么,也清楚到底谁最能改变苏秋白的主意。

    果然,老司机被触动了。

    “可以,你看着办!”

    听到这句话,罗清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

    因为这件事情,她已经准备了很久,甚至可以说一切都等着苏秋白最后的决定。

    “好的。那我这就去准备!”

    没有丝毫的停顿,罗清直接说道。

    随后,两个人就挂了电话。

    手里拿着手机,苏秋白只觉得整个人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然后用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

    蓉蓉,你在哪里……

    ……

    红岗村,苏秋白爹妈早上一直在地里干活,快中午的时候,突然邻居火急火燎的跑来找他俩。

    “老苏!快点回家啊!你们家来亲戚了!”

    本来闷头干活的两个人。一听这话都是将头抬了起来。

    “亲戚?哪里来的亲戚?”

    苏秋白老爹苏长河看着邻居,一脸的奇怪。

    “不知道,好像是从北都来的!”

    邻居也是觉得好奇,这苏家在红岗村算是知根知底,居然突然会有北都的亲戚。

    看那架势跟那辆车,肯定不是什么普通人!

    难不成他们家要发达了?

    这么想着,邻居已经看到两口子的脸都是一变。

    “他李婶儿,那个你先回去帮忙招待一下,我们俩马上就回家!”

    最后,邱春玉抢着说了一句。

    对面的李婶儿有些奇怪的看了这两口子一眼,然后答应了一声之后就率先离开了。

    这边的苏长河跟邱春玉对视了一眼之后,都是看出了彼此眼里的担忧。

    “是不是她来看我了?”

    迟疑了几秒钟之后,邱春玉的眼睛里反而出现了一丝期待。

    最能明白自己妻子心情的当然是苏长河,他当然清楚邱春玉口中的她是谁。

    可是……真的是李静和来了?

    当年的事情苏长河也很清楚,这么些年过去了,邱春玉的想法他也可以理解。

    尤其是最近李静和打了好几个电话。更是让邱春玉连觉都睡不着。

    如果没有苏秋白这层原因,他肯定会同意邱春玉去一趟北都。

    但是自己儿子的态度却一直非常坚决,所以苏长河两口子才会一直拿不定主意。

    “我们先回去看看,如果真的是李静和来了……小白那边我去说,你就去一趟北都!”

    终于,不忍心再看着妻子这样,所以苏长河已经是拿定了主意。

    听了这话,邱春玉非常的开心。

    都顾不上将锄头捡起来。转身就快步往家里走去。

    这么多年没有见过,她真的很想看看李静和的样子,亲口问问她过的怎么样。

    说到底不管这个妹妹做了什么事情,自己毕竟是她的姐姐。

    而且当年母亲临死的时候,也是一定让邱春玉照顾好李静和。

    结果后来却十几年没有过联系,所以邱春玉真的是比任何人都希望的确是李静和来看自己了。

    这样的话,苏秋白那边肯定也好说,毕竟人家的诚意已经到了。就算当年做过一些错事,如今也该放下了。

    两口子着急忙慌的往家赶,等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果然是隔着老远已经瞧见那边围了好多人。

    这里毕竟只是个小山村,太多的人没有见过什么大的世面,一辆越野车而已,就已经是让一帮人凑在一起看热闹。

    而此刻,在苏长河的家里面。那几个从北都来的武者都是坐在屋子里。

    那个叫做薛森的年轻人,眼神里满是轻蔑。

    一切都跟他想的一样,果然只是山里面的一个小村子。

    全都是没见过世面的农民,虽然邱春玉还没回来,但是想来差不多也是一个样子。

    “你们喝点水,他们马上来了。”

    李婶儿笑了笑,将茶杯往薛森这里推了推。

    之前苏长河两口子说了让自己帮忙照顾,可是人家看起来都不愿意跟自己说话。不过李婶儿还是给倒了水。

    结果薛森看都没看那茶杯,直接就给打翻了。

    “这么脏的水也拿给我喝?”

    眼皮耷拉着,他冷哼了一声。

    李婶儿手忙脚乱的想要去将那个茶杯接住,结果却被开水给烫到了,没忍住轻呼了一声,惹的这几个武者都是跟着薛森笑了起来。

    就算再怎么心思简单,李婶儿也听出来这几个人都在嘲笑自己,之前还以为这些人是苏家的亲戚。现在看了这情况,她隐约觉得自己可能猜错了。

    恰巧这个时候,邱春玉从门口跑了进来。

    “小妹,你在哪儿?”

    她的脸上满是着急,一双眼睛进了屋之后不停的张望着。

    可是将所有人看了一遍之后,并没有发现自己期望的那个人,眼神里顿时出现了失望。

    “你就是邱春玉?”

    薛森站了起来,眼睛里满是不屑的看了一眼邱春玉。的确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妇人。

    “我就是邱春玉,你们是……”

    将心头的失落暂时压下来,邱春玉看着薛森问道,声音里更是多了一丝迟疑。

    眼前这些人她一个都不认识。

    “走,跟我们去一趟北都。”

    丝毫没有要解释一句的意思,薛森说着话已经是要邱春玉跟着自己走。

    这让邱春玉立刻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你们到底是谁?我不认识你们。”

    说这句话的时候,邱春玉往后退了退。

    这些人给她的感觉很不舒服。

    “不认识?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夫人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一直拒绝,那只好我们来请你了!”

    薛森的声音里除了开始的轻蔑,又多出了一丝冷冽。

    他说完之后,那几个武者也是站了起来,然后朝着邱春玉走了过来。

    正好这个时候,苏长河从外面走了进来。

    一看这情况,赶紧挡在了自己妻子面前。

    “你们要做什么?”

    看着对面几个人,苏长河明显感觉到了不善,虽然还没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但是他猜到肯定跟李静和有关系。

    自己两口子一直都在村子里种地,根本不可能得罪这种人,唯一的解释只能是李静和。

    “真的是李静和让你们来的?”

    从苏长河进来之后一直沉默的邱春玉突然看着薛森问道。

    她听到了薛森之前的那句话。

    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跟着就是愤怒!

    本来以为李静和亲自来了这里,甚至邱春玉已经做好了哪怕苏秋白不同意,这次也一定要去北都的准备。

    但是谁能想到李静和居然是以这种方式要带她去北都,这让邱春玉又一次从自己这个妹妹的身上感受到冷酷和绝望。

    “夫人的名字也是你叫的?”

    薛森因为这句话,眼睛突然就瞪大了。居然作势就要动手。

    然而邱春玉却丝毫没有惧,只是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说道,“你们回去告诉李静和,就说从今往后,我再没有她这个妹妹!”

    这话出口,一帮武者都是吃了一惊,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薛家那位夫人居然跟眼前这个农妇是姐妹!

    而薛森自然是知道这件事情,所以听到邱春玉的话之后,立刻怒目而视。

    “你特么算个什么东西,我告诉你,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骂了一声之后,薛森一把拉住了邱春玉的胳膊,就要往外面拽。

    却被苏长河一把给推开了。

    “光天化日之下,还有没有王法了!”

    大喊了一声,苏长河将手边的一把锄头拿了起来。

    被推开的薛森眼睛里出现了一抹狠,突然往前一步就踹在了苏长河的肚子上。

    说到底苏长河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这一脚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他整个人都飞了出去,最后躺在院子里却是爬不起来了,嘴角都有血流了出来。

    邱春玉被吓的脸惨白,赶紧朝着苏长河跑去。

    结果却被薛森一把拽住了头发,然后同样一脚踹在了身上。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从北都跑到这里,是给你面子,这么不识抬举额,当心我弄死你!”

    薛森的嘴角满是戾气,说完话之后让那几个武者直接拖着邱春玉往外面走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