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三十岁的初恋 第六更!为关联的玉佩第三次加更!

    此刻,龙若璇的别墅里面。

    看着烂醉如泥躺在沙发上的这个男人,龙若璇气的脑门都要裂开了。

    “龙醉!你给我赶紧滚蛋!”

    他叫龙醉,是龙若璇一个爹,一个妈的弟弟!

    估计是小时候起了这么一个名字的原因,所以龙醉从小到大唯一的爱好就是喝酒!

    用龙若璇的话来说,就是有一天自己这个倒霉弟弟要是死了,那肯定是醉死的!

    从龙若璇这次回来,两个人就没有见面。

    结果天知道这个家伙大晚上的不知道在哪里喝多了。所以居然跑来了她这里。

    没办法,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就算龙若璇有多郁闷。她也只能看着这个小子酩酊大醉的在沙发上胡说八道。

    足足废了有半个多小时的功夫,这个家伙才算是消停了许多,嘴里也不胡说八道了。躺在沙发上打起了酣睡。

    看着龙醉睡着之后,龙若璇却是一个人又跑到了别墅外面的路边。

    苏秋白临走的时候她就说过,自己会等着他回来。

    算算时间。应该是差不多了,所以她才会跑出来看看。

    一个人孤零零的等了好久,没有看到苏秋白的影子之后。她又转身走了回来。

    心里莫名的有些担心,她给苏秋白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结果那边提示音居然是关机。

    犹豫了一下,最后龙若璇将手机放了下来,然后站在了窗边。

    她自己都说不明白为什么会对这么一个小自己好几岁的男人有种念念不忘的感觉。

    三十岁的龙若璇,没有喜欢过任何一个男人!

    看着漆黑的夜空,她自己忍不住跟自己问了一个问题。

    到底此刻心里这种淡淡的忐忑加上说不出的期待,是不是就是喜欢?

    她不懂恋爱的感觉,所以才会迷茫,因为这种迷茫……却又更加觉得珍贵。

    从来没有一个夜晚像今夜一样让龙若璇感到难以入睡,她想了很多,却又差不多全部都是关于跟苏秋白一起发生的事情。

    从吊桥出因为那些杀手的偶遇,再到之后比武大会他为自己挡的那一拳……

    就这样。一直等到天亮的时候,她还站在窗边。

    她等了一夜,整整一夜。

    一直听到身后龙醉的声音之后。龙若璇才反应了过来。

    “姐,你干嘛呢?什么时候起床的?”

    龙醉揉着眼睛,满脸的迷茫。

    “刚起床。”

    龙若璇当然不会告诉他自己因为一个男人就在这窗边站了一整夜。最可悲的是……却没有等到他的出现!

    随便跟龙醉说了几句,龙若璇上了楼,进了自己的房间。

    然后,她又一次拨通了苏秋白的电话,提示依旧是对方已经关机。

    没有多犹豫,她将电话拨给了龙家。

    “薛家那边昨晚有什么情况?”

    “昨晚那个高手又出现了,薛家的家主……”

    听的出来,对面的消息非常确切,但是却被龙若璇直接打断了。

    “那个高手呢?有没有受伤?”

    “他没有事情,昨晚已经离开北都了……”

    听到最后一句话,龙若璇有种当头一棒的感觉。

    电话她直接挂掉了。

    呆呆的看着床头,她说不出来自己是什么感觉。就仿佛期待了好久的泡沫,突然就碎了!

    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仿佛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样!

    他真的连跟自己告别一声的事情就没有吗?

    还是说,他从来都不记得自己……

    跟自己问了两个问题之后,龙若璇笑了,满是苦涩……

    ……

    此刻的苏秋白已经带着荆轲和邱春玉回了清河市!

    第一时间。三个人就去了医院。

    看到苏长河之后,邱春玉直接在病房里哭了起来,反倒是苏长河带着笑容,虽然眼睛里也有泪光在一闪一闪的。

    苏秋白站在旁边,一直以来他都在想到底自己有了这个系统是个好事,还是坏事。

    现在看来。他第一次有了确定的答案。

    这个世界总会在不经意的时候就给予每个人料想不到的伤害,只有不断的强大,才可以保护自己的亲人。守护自己所在乎的一切!

    关上病房的门之后,苏秋白从怀里掏出了之前从医生那里借到的银针。

    苏长河现在的情况,只要银针就足够了,凭苏秋白的本事,完全可以!

    所以,就当着邱春玉的面儿,苏秋白展示了自己的手段,看完之后,邱春玉有些目瞪口呆的感觉。

    之前苏小小在电话里就跟她说过,说苏秋白跟过去不一样了。

    那个时候她还在想,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

    现在看来,自己这个儿子……简直要通天了一样!

    苏长河的感觉更加明显,也就几分钟的功夫,之前还疼痛难耐的伤,看着苏秋白用银针放出了一些黑血之后。立马舒服了很多。

    这种情况也没有必要继续再住院,所以跟梁院长说明了情况之后,苏秋白就打算带着自己爹妈回村里面。

    这次他打算回去之后看着收拾一下东西。然后接他们老两口来城里面。

    凭借自己现在的资产,买套房子实在是算不了什么!

    这边的梁院长一看苏秋白要带着苏长河出院,立马着急了!

    早上的时候他还亲自做过检查,苏长河的情况根本不是出院的时候,甚至可以说搞不好还会有生命危险。

    结果听了苏秋白要出院的请求之后,他马上又做了一次检查。

    这次。梁院长都有些傻眼了!

    真是活见鬼了!

    明明一个那么严重的病人,怎么会突然神奇的安然无恙!

    虽然他还想要再留苏长河一段时间,好搞清楚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情况。

    不过苏秋白当然不会答应,当天就接上了苏小小之后开着车回了红岗村,而荆轲跟沐春雪,则是留在房间里面!

    快中午的时候,一家人就到了红岗村。

    一听说这一家人都回来了,全村人立刻四面八方都赶了过来。

    山里人毕竟显得质朴,也没有拐弯抹角的。所以大家都是直接跟邱春玉询问到底是什么人将她给抓走了。

    这些问题邱春玉在回来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应对的办法,当然不会讲出李静和的名字,她也只是解释说有些误会!

    再后来。众人都是提及了苏长河住院的事情。

    “春玉,你儿子可了不得!当时我在旁边看的清清楚楚,来了那么多的有钱人!医院的院长都亲自接待!”

    李婶儿边说话,边用眼睛看了看屋子里的苏秋白。

    这会儿,苏秋白跟苏长河在房间里招呼一帮大叔,外面的邱春玉则是被一堆女人给围住了,大家都是坐在院子里,随口聊着天。

    李婶儿这一张口,顿时让大家伙都是有了兴趣,最近关于苏秋白这个人,红岗村可是传的沸沸扬扬,大家伙憋了这么久,总算可以问个明白了。

    “什么了不得,就是个开出租车的。”

    邱春玉倒是说的挺自然,不过眼睛里谁都能看出来那种发自内心的骄傲。

    “真的不一般!你去问问柱子他们,我们在医院里面亲眼看到的!”

    李婶儿却是没有要将这个话题放下的意思,跟着又是补充了一句。

    邱春玉正打算再接过来谦虚几句,结果偏偏这个时候,她看到旁边一个中年女人一脸的犹豫,好像是有什么话想要说。

    “海儿她娘?怎么了?”

    没多想,邱春玉直接问道。

    结果这话问出口,突然所有的女人都不说话了,大家都是看着邱春玉口中的海儿她娘,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同情和无奈。

    终于,这个女人好似是下定了决心,突然就握住了邱春玉的胳膊,然后跪了下来。

    “春玉,你儿子在清河医院认识领导,能不能替我闺女看看病?”

    话说到一半,女人已经是泣不成声!...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