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给个面子 第一更!

    华夏国的一级财团,大约有十几个,其中就有纵天集团!

    而且貌似就算是在一级财团里面,纵天集团的实力也属于前列!

    简单说明一下一级财团到底是什么概念。

    北都的八大家族,应该已经是很牛逼的势力了!

    但是说到底也只是家族势力,因为诸多的原因。差不多全部都是二级财团的实力。

    这样相信很多人都能明白,纵天集团要比薛家牛逼的多!

    而且一个步入一级行列的财团,他们各方面的实力都会非常强大!

    甚至于毫不夸张的说,一级财团已经可以组建属于自己的武者组织,用来专门为他们财团做事!

    同样,这种财团最夸张的地方在于。他们并不属于某个人所有,而是很多人共同的一个利益团体!

    这……才是一级财团真正可怕的地方!

    过去的老司机一直觉得自己距离接触一级财团还很远很远,结果现在却因为眼镜男的一句话。有些猝不及防的感觉!

    秦海儿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么一个普通的农村女孩,会跟华夏顶尖的一级财团扯上关系?

    这让苏秋白有些奇怪,更是嗅出了一丝隐秘的味道。

    结果他这边突然的一沉默,却是让村民们的心里都打起了鼓,之前还以为苏秋白真的有能耐将眼镜男他们给赶走,但是现在看来……跟苟永也差不了多少。

    而眼镜男则是正好相反。苏秋白的反应让他的心里已经觉得十拿九稳。

    毕竟纵天集团的名声在那里,只要听说过的人,就绝对不会有胆子再跟自己作对。

    终于,他看到苏秋白将头抬了起来,然后耳朵里听到的一句话就让他嘴角的笑容彻底变得僵硬。

    “赶紧滚蛋,将人留下!”

    八个字,依旧是那种平静的语气,但却在这一刻有种说不出的气势。

    听了这话,眼镜男身后的一个武者终于忍不住了。

    “找死你!”

    一言既出,他直接就朝着苏秋白扑了过来,两只拳头在空气中划过,居然有种雷霆万钧的意思。

    看到这个家伙突然对苏秋白出手。村民们都是吃了一惊。

    之前就是他三拳两脚放倒了一大片的村民,所以大家真的是有些怕了,因此才会忍不住口中发出了惊呼声。

    但是下一刻。谁都没看清楚怎么回事,这名武者就倒飞了出去。

    然后撞在了后面的墙壁上,吐出一口血之后。昏死了过去。

    院子里鸦雀无声!

    村民们都是瞪大了眼睛看着依旧站在原地的苏秋白,虽然没人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却都能想明白绝对跟他有关系。

    就连苏长河,都是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儿子。

    这……怎么这么厉害?

    村民们都是觉得震惊,眼镜男他们则是觉得害怕。

    同为武者,他们之前就感觉到苏秋白身上那种淡淡的威胁感,现在看到他的出手之后,这种感觉已经变成了恐惧。

    谁能想到,一个普通的小山村里面,居然会有这种人物!

    眼镜男的脸上也是彻底变成了凝重,甚至于再跟苏秋白说话的时候带上了敬语。

    “我想您应该明白纵天集团到底代表着什么,所以请三思而行!”

    说到最后。眼镜男紧盯着苏秋白。

    然后,老司机咧了咧嘴。

    “赶紧滚,哪儿那么多废话!记住了。老子叫做苏秋白,有本事就来找我麻烦!”

    开什么玩笑,真以为一级集团就能吓到苏秋白了?

    之前他沉默只是在思考到底秦海儿干什么会跟纵天集团扯上关系,至于说怕……一个一级财团而已,倒还不至于!

    眼镜男整个人都被说的呆了一下,但是看着苏秋白的那双眼睛。却是不敢再多言了。

    “把人放下,我们走。”

    终于,他拿定了主意,回头低声跟几个武者说了一句。

    第一时间,他们就将秦海儿放到了地上,然后跟在眼镜男的身后就打算离开。

    这会儿他们都已经明白,今天想要将秦海儿带走,肯定是不行了!

    结果没走两步,就听见苏秋白又说话了。

    “站住,打了人,弄坏了东西,赔偿都没有,就打算走?”

    说着话,他又一次看向了眼镜男。

    这话让村民们都觉得很解气,可是跟着却又担心苏秋白会惹怒了这些人,毕竟听之前那些话,他们的来头应该不小。

    不过苏秋白哪里会考虑这些。

    对于他来说,既然已经得罪了。那就不妨得罪的更狠一些,反正……他们总是要对付自己的。

    果然,眼镜男的脸越发难看了。

    但是口中却是没有多说什么。对身后的一个武者使了一个眼神之后,那名武者从身上掏了一张卡出来。

    “这里面有二十万,就当是赔偿了。”

    说着话,他将卡放在了院子里的石桌上面。

    正要转头打算走,苏秋白却又说话了,“太少了。这么点钱能干个屁啊!”

    他说的一本正经,村民们都觉得懵了。

    那可是二十万啊!居然还嫌少!

    眼镜男的眼神也是更加阴冷,不过又是掏出了一张卡。

    “这是五十万!”

    说完之后。他连一秒钟都不想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带着这些武者出了院子之后就离开了!

    而红岗村的这些村民,却是过了很久都还静悄悄的站在原地。

    这一次,他们终于相信了李婶儿之前的话……苏长河的这个儿子,真的是了不得!

    一直到秦海儿又是开始哭喊起来之后,众人才动了起来,七手八脚的将秦明和董芳抬进了屋子里面,然后又帮忙将弄坏的东西归置归置之后,大家才陆陆续续的离开。

    不知道是不是暗地里达成了共识,苟永那小子一直躺在那滩泥水里面,也没人过去扶一把。

    他的那几个保镖更是没胆子过去,毕竟这可是苏秋白动的手,经历了之前的事情之后,他们可是知道了苏秋白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本事。

    这要是上去将苟永给扶起来惹恼了苏秋白,动起手来估计他们全部都得完蛋!

    所以,几个保镖就只是站在院子里面,看着依旧昏迷的苟永,然后苏秋白一家人跟秦明他们则是在屋子里面,压根懒得去搭理。

    “苏老哥,我……我对不起你……”

    等到其他人差不多都走了,一看苏长河进来,秦明立马是老泪纵横。

    说话间还想要起来给苏长河赔个不是,最后力不从心只能作罢。

    “说那些做什么,我也有错,我们家小白的确是不怎么成器,一个开出租车的,的确跟海儿不怎么般配……”

    苏长河一直以来都是不怎么跟人置气的,现在说出这话,可想而知当时他跟邱春玉跑到秦明家里说亲的时候,秦明的态度到底有多恶劣。

    甚至就连这最后两句话,也是当时原原本本从秦明嘴里说出来的,一个字都没有差。

    听了这话,秦明满脸苦涩,心里堵的厉害,却又说不出话来。

    他当时的确是感觉苏长河两口子有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自己家海儿那可是重点大学毕业,然后还进了那么一家好企业工作,那是他苏秋白一个出租车司机能比的吗?

    所以当时听到苏长河想要说亲,他直接就是一顿冷嘲热讽。

    结果现在……

    看了一眼苏秋白,又看了一眼秦海儿,秦明只觉得心里满是悔恨。

    邱春玉看出来秦明的伤心和难过,忍不住瞪了苏长河一眼,然后朝着董芳这边靠了靠。

    “刚刚那些人到底是做什么的?还有什么纵天集团?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说着话,她最后却是看向了苏秋白。...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